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寂寞方舟LonelyARK異寵安置與環教平台


一艘方舟能承載幾多愁?在這個寂寞的星球,有一艘寂寞的方舟,源自世界各地的生物,一覺醒來,身處異鄉,成為玩家們的異寵,一旦「賞鮮期」過後,就被打入冷宮或驅逐、遺棄,身心傷痕累累的動物們,因緣際會來到方舟,終於有了棲身的家……

你能看出我眼中的悲傷嗎?

一艘承載著寂寞的方舟


剛刷完肚子,躺在草地上做日光浴,真鱷龜像是撒嬌似的討拍拍;看到青草大餐,蘇卡達象龜狼吞虎嚥,邊吃邊吼;脫殼的杜比亞蟑螂,露出白嫩萌樣,讓人忍不住稱讚可愛;刺蝟則是毫無所謂地跳著獨舞……在這艘寂寞的方舟,住民們在新家能以自己原本的樣貌活下來,其實,每名成員背後的故事聽了總令人鼻酸。


當生物變成寵物,注定走向質變之路,政府管制寵物著重犬貓,其中只有犬需要「寵物登記」與「特定寵物業許可證」,換言之,犬貓之外的特殊寵物,除保育類野生動物受野生動物保育法管轄外,自繁殖、販售到棄養,皆是難以管制的灰色地帶。


「特殊寵物」泛指犬貓之外的寵物,在商業行銷手法下,鼠、兔、鼯、?、魚、鳥、龜、蜥、蛇、鱷、昆蟲、蜘蛛、多足類、蝦蟹、軟體類……先後在寵物市場發燒,市場蓬勃,據估計,台灣約有100萬家戶飼養,卻無明確的法則或規範,致特殊寵物(或稱異寵)亂象叢生。


一旦生物遭到飼主棄養或出養,沒有預算、行政量能、設施、場域接手,就如同處於自生自滅的斷崖,衍生更多複雜難解的生態問題。


早年引進的大肚魚、福壽螺、非洲大蝸牛……已對台灣的生態產生系統性影響,兩棲類的亞洲錦蛙、斑腿樹蛙、溫室蟾……皆已在野外建立族群,移除難度極高,近年政府只能推動綠鬣蜥換農產品、小花蔓澤蘭轉現金,來減緩惡化速度。


這些原本不屬於這塊土地的外來種動物,一旦在自然環境中立足、繁衍,就有很大機會成為破壞環境的入侵種動物,投入生態與環境教育多年的林俊豪說,這些異寵並非自願前來,被棄養後,發揮生命本能找活路,會在錯誤的時間,出現在錯誤的地方,做了不受人類歡迎的行為,但,這不代表生物本身的惡,整個錯誤事件的起始其實是人。


錯誤已經造成,無情人有情天,民間單位看到問題,決定挺身而出,避免傷害加深,在這群力量中,亦包括一艘專門安置異寵的方舟。



念昆蟲且從事生態及環境教育的林俊豪,最怕聽到的詞是「好可愛」,因為,他知道,當感性超越理性後,未曾做過評估就開始飼養寵物,棄養、找收養、中途、安置、醫療問題終將一一浮現。

2007年開始,這艘方舟啟航,第一位成員是長頸龜,十幾年來,方舟協助處理的特殊物種包括羊駝、水豚、豪豬、孔雀、龍貓、小袋鼠、高麗雉、草原巨蜥、鬆獅蜥、豹紋守宮、多線真稜蜥、斯文豪氏攀蜥、中華鱉、長頸龜、側頸龜、地圖龜、佛鱷龜、亞洲錦蛙、綠角蛙、銀板、白尾八哥、蜜袋鼯、玫瑰蜘蛛、黃腳蜈蚣、鞭蠍、哲氏暹羅蟹、澳洲螯蝦……。


林俊豪說明,方舟其實是一群人、一股力量、一個平台、一種精神,集結而成的私人非營利平台,而非單指一個空間或區域,集結有能力、有意願、觀念與理念契合,願意安置流浪特殊寵物的夥伴們,並未透過任何管道募集資金,主要安置點散布在高雄、屏東、台南、雲林、嘉義、台北……。


對方舟的夥伴而言,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,方舟的運作基礎是「緣分」,不過一旦決定安置,動物就成了家人,那是一輩子的事,所以事前必須做好縝密的理性評估。


林俊豪說,若是家裡增加新成員,要考量的事情就多了,評估只是第一步,是否有足夠的場域空間、籠舍、裝備、配套、食物供應、醫療資源、陪伴與互動的時間,才能安置下來。


以食物來源為例,在方舟的天地裡,有座仿自然打造的棲地環境,水池、溝渠、草澤、草地、森林、灌叢、土丘、菜園,提供安置的動物活動並作為糧倉,另在南高屏各地十餘處,有安全食草可取。方舟上另有杜比亞蟑螂、龍蝦蟑螂等肉用蠊族,配合大麥蟲、麵包蟲、水虻乾……讓食客們的菜單不會太單調。


此外,得到家裡其他成員的理解與支持也是評估的重點,林俊豪的家中除了龜房裡的各種龜,另外刺蝟、緬甸蟒、白鼠、蟑螂、蜜袋鼯、蜥蜴每名成員都有自己的專屬空間,他說,老婆是龜痴,養龜沒問題,但她怕蛇,就必須把蛇安置在老婆看不到的地方。


有一種瘦就是爸爸怕你瘦,林俊豪養了二隻「神偷」,他抱起圓滾滾的浣熊「漢堡」,搔搔它的小腹腩,嘴裡嘟囔著「你太胖了,該減肥了」,但又捨不得漢堡餓,進餐時間一到,主動獻上鮮美水果,這麼寵下去,漢堡一天比一天圓,另一隻浣熊「薯條」,疑因近親繁殖而有白內障,因應浣熊爭奪群體內位序而爭鬥的特性,所以刻意分開二地養殖。


每天跟著異寵們生活,就像多了不同個性、脾氣、生活習慣的家人同住一個屋簷下,雖有酸甜,更有苦辣,他拿著剛摘採的新鮮地瓜葉、桑葉,餵食家中的蘇卡達象龜,心滿意足地看著它大快朵頤,這隻龜在家中地位猶如皇太后,生日與老婆同一天過,他只能乖乖當起鏟屎官,得空還要帶著重達45公斤的牠去放封曬太陽,但家人卻毫無怨言,一家三口輪流照料。


對林俊豪個人來說,除了對生態的使命外,投入方舟計畫亦是一項龐大的社會實驗,他說,透過每日的貼身觀察以及後援醫療團隊回饋的資訊,日日學習異寵的知識,逐步建立異寵的照護資料庫,甚至還蒐集了20幾種動物的排遺,透過一坨坨排遺,觀察動物的食物種類、進食量、健康狀況、食物鏈、活動區域等進而建立相關的資料。


不過,隨著安置動物的種類與數量激增,複雜度與壓力隨之而來,於是,方舟決定向前挺進一步,對外進行觀念的傳遞與分享。

為了讓更多人觸及核心問題,2022年,林俊豪決定浮出檯面,替不諳人類語言的異寵們擔任代言人,林俊豪透過臉書建立私密社團,開始介紹自己的「家人」們,他刻意用輕快的調性,將環境倫理、動物福利、飼主責任、議題法規……正確的寵物飼養與生態保育觀念傳遞出去。


林俊豪將每隻動物視為家人,自然而然以其外型、個性來替動物命名,「粉刺」是一隻大老鼠,跟一般野鼠不同,愛啃狗餅乾、愛泡澡、討拍拍、常睡到翻過去,逆毛天竺鼠則名為「拔絲」;「蝴蝶餅」是隻溫馴的緬甸蟒;「三蘇」指三隻烏龜,分別是「鳳梨蘇」、「方塊蘇」、「提拉米蘇」;「大塊」、「小塊」是阿根廷側頸龜;「太陽餅」是鸚鵡……都是家中一員。


林俊豪曬出「緬甸陸龜」吸水的過程,提醒民眾注意頸部具節奏性的吞嚥動作,讓民眾大感驚喜,透過類似的影片,拉近民眾與異寵的距離。


「迷你豬、迷你兔其實並不迷你,只是還沒長大而已」,超萌的天竺鼠、蜜袋鼯,讓人感到療癒,但照護十分棘手。



針對這幾年超夯的寵物,他說明應注意的重點。他以接手的「口袋怪獸」蜜袋鼯為例,這種寵物曾擁有上萬元身價,卻因大量繁殖,失去稀缺性而跌落神壇,加上蜜袋鼯牙尖嘴利、氣味重、叫聲宏亮、需要陪伴、會憂鬱、半夜不睡、醫療昂貴、壽命長、空間需求高等特性,他提醒民眾飼養前務必做好功課,若非真愛,可是會受不了這隻可愛的小怪獸,若真想養不用買,現有很多鼯孩等待收養中。


日復一日重複著看似沒有改變,反而更惡化的一切,在最暗的盡頭何時才能露出曙光。


平常工作已經忙到爆,返家又得置身方舟,同時撰寫安置紀錄,不僅是精神負擔,過程中斷斷續續湧出悲傷感,讓他不斷以「卑微的」形容詞,訴說著眼前所做的一切。


2019年11月底,一群迷你人類造訪方舟,「這時水域草叢中的一個小小修長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,他帶著有點疑惑的眼神探出頭來打量著狀況,我示意奔跑中的小男生們安靜、蹲下、注意看……然後自己趴下匍匐接近,用手機拍下這幾張記錄,距離非常近,光線如此美好,大家如此配合,沒有尖叫聲,沒有嘰嘰喳喳,沒有驚慌失措,一次短暫卻無比美好的相遇,互相尊重,以禮相待,短短1~2分鐘的時間,像是被凍結了一樣,如夢一場。」


又有一回,聽到營隊的孩子跟家長說,以後要成為像老師一樣的人,將目光放在2、30年後的林俊豪總算有了盼頭,他知道自己和夥伴多年的努力沒有白費。



林俊豪感嘆,光有夢想是不夠的,善意擘劃的願景也不一定美好,物種「引入」的風險原本就高,更多的嚴謹討論與評估,需要多方的論述加上溝通,才能避免這種尷尬又難解的狀況發生。


寂寞方舟夥伴們的共同期待是,到了所有人都有環境倫理、動物福利觀念的那天,流浪動物的問題,自然而然地消失,方舟也就可以停止運作,即使那一天遙遙無期,在此之前,依舊只能懷抱希望步步前行。


寂寞方舟夥伴們的共同期待是,到所有人都有環境倫理、動物福利觀念的那天,流浪動物的問題,自然而然地消失,方舟也就可以停止運作了……。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4月號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