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極致之藝─黑色特工隊


照片提供/黑色特工隊

Design Group


Ciku Idung 廖曉蓉

Paqeriras Kazangiljan 峇岦嵐偲.旮札涅灆

Zepulj Kaluvung 王雅蘭

Yan Pei Yan 顏裴晏

Laucu Druluan 佬祖‧魯魯安


 

在構樹裡的生活與勞動


構樹生命力旺盛,四處漫生被人輕賤甚至視而不見。但看過工藝師峇岦嵐偲‧旮札涅灆敲搥樹皮,手作成燈,不會再忘。它每盞紋理都不同,點亮時,微光穿透樹皮,照見生長刻痕。那種暖光,很像他多年前跟祖父母構築的窯火,讓人身處荒野,仍感受到家的氛圍。雖然仨人已散,但複刻那片段,見光即能回返。



「我很小就知道構樹怎麼用。」峇岦嵐偲說,他還沒進幼稚園就跟祖父母山林務農,從芒果生薑地瓜種到芋頭。山芋新收時,需築窯烘烤三到五天。他們得住窯邊,不斷撥動山芋輪流烘烤。當時祖父母就叮嚀,構樹不能當薪材,因為燒不久灰又多,但扒開樹皮,敲搥後能製衣。


在工藝找到家 少了夢的夢想


他沒見過樹皮衣裳,那時還未回復傳統族名,祖父母叫他小名「伊亞偲(Iyas)」。不管哪個名字,都源自同一個排灣族神話,是有謀略的意思:傳說久遠之前有個巨人噬吃族人,頭目找人策計保全。最後差人掏空山壁,並在懸崖邊放置食物。巨人中計,奔食時從崖邊墜落,發出「峇岦嵐偲」巨響,謀事者也因此獲名「伊亞偲」。


不過他那時沒生出謀略,連自信、夢想也沒萌芽。同學依漢名諧音叫他「小咪」,生母一歲生日時離家,父親赴外地做工,他只是部落留守兒。儘管祖父母給的愛滿溢,他長大也理解父母的苦衷,「但小時就是沒自信,作文題目『我的夢想』編不出內容。有點討厭過母親節,因為人人都得拿康乃馨送媽媽,我沒人可送,一個人在台上感覺好殘忍」。


峇岦嵐偲如今可以直率自剖,是因為後來遇到很多貴人,包括師長鼓勵學舞找回自信,從部落習得刺繡、編織等傳統工藝找回價值,才讓刻磨成為過去。



四年前他獲邀參加臺灣燈會藝術裝置,尋覓隊友共創。找到一樣來自排灣族的王雅蘭,魯凱族的佬祖.魯魯安(黑磚設計工作室)、顏裴晏(非衣日安工作室),還有魯凱太魯閣血統各半的廖曉蓉。他笑說:「都在酒吧認識的。」但其實他們是因工藝理念相契而結合。那也是他在祖父母及父親相繼離世後,再次找到類家人的感覺。


這支在地工藝團隊取名「黑色特工隊」,自稱「打雜」的團隊主理人王雅蘭說,以黑色為名,是因為排灣魯凱的傳統服飾或陶壺都是黑的,是他們的文化本色。但他們著重的是「工」,一種雙手勞動的生活方式。


「現代人聽到勞動,會『哇』覺得很苦,好像沒唸書才做這些事,」她說,「其實文化跟工藝都來自生活勞動,像為了到田裡背負農作所以編製籃子,為了上山工作需住工寮,學習搭建技術,或為了蔽體禦寒因而搥製樹皮衣或紡織。很多工是因生活需要而做,每個人每個族群都是如此。」


也因此,黑特做了很多工。他們可以為私人婚宴佈設會場,也可以為大小活動製作背板、打卡牆,甚至到花東縱谷為五星飯店佈設餐宴酒席,展現部落習得的工藝。峇岦嵐偲同時間也學不少功,他覺得雙手刺繡已快被車繡取代,編織又無法在地取得大量素材,因為記得祖父母說過構樹皮能製衣,開始尋師練功。



那天在工作室──伊亞偲祖父留下來的倉庫,看他們敲搥樹皮,盯半天看不出所以。峇岦嵐偲解釋,構樹在不同地點、時節長的不一樣,作品好壞幾乎在選樹時決定。像12月到2月整株葉落光,樹皮很難取下,強取甚至會出現傷痕裂口。他們常開著貨車到麟洛交流道、水門堤坊附近鋸樹,真做工但其實沒特別尋覓,因為構樹到處都有,有次去漁光島參加市集,見樹長得好也順道鋸了。


在生活中學習創造


「每次取材前,我會默念『開─始─囉!我要開始囉』」峇岦嵐偲說,「算個人儀式,宣告將把它變成不同生命樣態。」常有人問敲搥技巧,他真答不出來,「其實就是敲敲敲,擺開部落女性織布時劈腿的姿勢敲,像修行一樣的敲,變換不同工具再敲」,直到敲擊過程感受到紋理張開纖維震動,讓樹皮延展五到十倍,薄如絲絹能透光,沒有一絲斷裂就差不多。



敲打過的靈魂 正替未來點燈


這聽來似不難,但王雅蘭翻出一大袋練功的成果。那是初學時敲的,有些樹皮纖維斷裂,有些看來黃萎。2年多前峇岦嵐偲以大型樹皮創作《臍待》,拿下第四屆纖維創作獎「美術工藝類」首獎,算是突破門檻。


去年黑特推出團隊工藝品牌「黑色雋永」,以樹皮、竹籐等自然纖維為素材,不管是廖曉蓉敲搥的小夜燈,或峇岦嵐偲拼貼的吊燈,都散發光采。因為善用工藝,取材自然,回歸部落文化母體,還獲選「2023台灣設計BEST100」傑出新銳。



峇岦嵐偲也以大型構樹燈作品《漂流的種子》,獲得2023洄瀾美展當代藝術創作類優選。問他拿到獎金敢做夢了嗎?他竟回,「想先把工作室裝上門窗再說。」那是祖父留下的倉庫,他的夢還是跟家有關。


當然也還記得祖父母說過的樹皮衣裳。他透露,「樹皮衍生變化很多,現在都是單面敲搥,其實若能直向跟橫向疊加敲打,或可變成類傳統編織的十字纖維,更堅韌。」他如今生出謀略了,相信有天或可做出來,召喚那段仨人成群,有家的時刻。



出處:2024屏東本事冬季號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