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秀出態度!與屏東火熱尬舞的B-Boy王辰瑋



跳舞是一種自由


在聚光燈下,放大一切感官激情,唯我獨尊的意識,讓天生表演欲暴漲,什麼害羞、自卑掃蕩一空,就算沒站在主流C位,只要音樂一放,Solo較勁酷帥的氣焰張力,忠於自我稱霸街頭:這就是態度!我就是舞台火光!誰都可以是DANCER!


原來,一直站在聚光燈外的屏東,內心也有不為人知的微小表演渴望,幻想穿著潮流Oversize 的低腰垮褲、T恤、球鞋,挑染金黃髮辮,走路慣性隨音浪Grooving律動。他會變成什麼樣子?或許某一天,也會嘻哈嘶吼……

The sound I hear,

the clothes I wear,

the way I am.


 

跟著節拍,讓身體流動


「王毛」王辰瑋就是這樣的街舞小子。只要有他在的地方,周圍的空氣分子會情不自禁嘻哈(Hip hop)跳動,跟隨心裡的鼓點節拍。如果擬人化惡搞想像,Hip意思是屁股,Hop是單腳跳,簡單直白說是跳動的屁股,好像也不失嘻哈幽默惡趣味。


Hip hop節奏律動,在Oversize的白T恤袖口皺褶流動,以頭、肩膀、膝蓋為重心,迅速扭轉、翻滾,順暢連貫波浪(Wave),後來才衍生成一種巨大的街舞概念。



好帥、我想跟他一樣帥


王毛和街舞初次見面時,Breaking「地板舞」旋風正席捲台灣不久,Youtube還稱不上普遍,畫質差強人意,那年的他才15歲。他就在粗糙的解析度顆粒中,深深迷上男團棒棒堂(Lollipop)獒犬、阿緯炫技Solo的帥氣,很克難地想辦法理解大地板、小地板、頭轉、風車等Breaking街舞風格元素。


在B-Boy的憧憬裡,就是要盡情表現個人技能,更霸氣的說法是,要有自己的招!所以王毛全靠一股傻勁練習基礎動作,像是找一面牆靠著,將頭倒立定在地板上,支撐身體重量1、2分鐘,或瘋狂練習頭轉,目標是雙手離地、連續頭轉直到停下來剛好完整2圈,結果搞得胯骨烏青、全身跌打損傷。


畢竟在街舞概念薄弱的時代,他還不懂得面對鏡子練習,也沒有校正習慣,沒發現自己用額頭倒立時,脖頸曲線會呈現一種極度不自然的恐怖角度,只是傻傻地練,不曉得自己做對了什麼。所以街舞到底是什麼東西?對那時候的王毛來說,很直覺式定義,街舞就是Breaking。


他堅持執著在肘定、倒立穩定度,追求定點動作完整Pose不動,等待下一個節拍,順利銜接下一個動作,直到很後來才慢慢知道,Breaking之外,還有機械舞(Popping)、嘻哈(Hip hop),更別說電流舞(Wave)、鎖舞(Locking),是後期引進的新流派風格。原來街舞的世界像萬花筒般絢麗。


音樂節拍鑽進靈魂

B-boy腦洞大開


街舞不再只有Breaking,也不再只是B-boy既有認知的地板動作,Hip hop、Popping、Locking所謂的律動,基本上可以說,是和B-boy完全反向操作的思考。


他想了好久,才搞懂是怎麼一回事。他讓Hip hop、Popping肢體舞重視的音樂節奏,汩汩傾瀉流入B-boy剛硬的頭轉、大風車,從音樂感覺延伸身體產生流動韻律,算準音樂爆點,瞬間爆發炫技旋轉。


聽得見音樂不同節拍後,B-boy變得柔軟,「王毛」於是慢慢修正,重新抓住身體重心。


想做什麼就做什麼!

在屏東找到一群「懂嘻哈」的人


一旦街舞的靈魂存在過,就再也沒離開過王毛,但他從沒想過讓街舞變成工作唯一重心。


或許是跳舞的人習慣「保持平衡」,很害怕舞蹈成為工作後,沒時間上課、練舞、吸收新元素,教課收入壓力更容易讓興趣熱愛消失,何況全職街舞老師幾乎很難存活下去,頂多在高中社團兼課還勉強可以「保持平衡」。


王毛繼續照自己的節奏「嘻哈」,沒兼課的日子就在屏東公園、屏東大學練舞,下雨天就跑去屏東火車站,用鼓點節奏和火車進站月台「轟隆―轟隆―」聲Battle(鬥舞),很有練舞默契的朋友默數節拍,精準進拍翻滾舞動,真的就是一群真心很愛跳舞的人。


「對啊!街舞圈明明很多Battle、Party、排舞大賽,如果屏東也有Battle,多好!」他想像,有一群一樣愛跳舞的人Battle,站在舞台親身感覺音樂電流從腳底竄上來,互不認識的舞者盡情火熱炫技較勁,場外的人看起來,十足要把對手給Beat垮的狠勁,但舞台場上的人感覺到的是過癮,來自靈魂的熱愛絕對騙不了人,會在某個節拍點碰撞出最純粹的快樂,然後不自覺地High。



於是這群朋友很即興地組成工作室「屏東戰隊」,想帶動屏東在地的街舞風氣,在2012年聯合屏科大、屏東大學、美和科大、大仁科大「尬舞」。「王毛」也在屏榮高中、東港高中、屏東女中熱舞社教課,好歹熱舞社有實力能和熱音、吉他、康輔齊名並稱「高中四大社」,是多少人的青春印記!


10年前,屏東街舞資源缺乏,街舞課程多須要到高雄或是更遠的地方,因此他開始花錢邀請全台各地師資來到屏東教學,並成立屏東戰隊,以團隊的形式演出及參與各大賽事,慢慢帶動了街舞風氣,在這波能量之下,王毛創立了屏東縣街頭與流行舞蹈藝術推廣協會擔任理事長,吸引更多人參與。


時至今日,共舉辦街舞名師工作坊超過50場、Party系列10餘場、寒暑假舞蹈訓練營、與文化處合作南島嘻樂園推廣Battle及排舞大賽、與社會處合作青銀共舞、衝出封鎖線等舞台演出活動,今年正逢10周年,更與社會處合作年度公演。


就這樣在屏東跳街舞、尬街舞。但果然,生於美國紐約皇后區街頭的嘻哈街舞,不拘泥舞風,總能夠自然而然走入人群,用一種誇張到極為草根的肢體語言,用靈魂強烈宣洩生活種種喜怒哀樂。


大概任何地方都需要一點「嘻哈精神」過生活吧!街舞大膽走進屏東鄉鎮街頭,英文嘻哈饒舌腔調轉換成「台灣國語」,蠻符合屏東的樣子。


青少年各據一角,理直氣壯地跳街舞Hip hop、Breaking,屏東更多的是,社區街坊慵懶坐在涼椅上納涼的爺爺奶奶,當然也有他們想發洩的情緒。在屏東縣政府社會處牽線下,王毛2019年開始合作「銀閃閃」,讓原本練合唱、打擊樂的長輩嘗試嘻哈街舞。


即便在Hip hop暖身動作就害怕「安內袂使啦」、「跋倒欲安怎」,嘴巴喃喃抱怨的話很多,有趣的點是,身體倒很誠實會跟著音樂跳,標準的「口嫌體正直」。老人家記不住音樂鼓點節拍,能記住歌詞就了不起了,原本Freestyle英文即興饒舌歌,慢慢變成鳳飛飛、黃小琥、鄧麗君經典老歌,再稍微Remix(混音)街舞節奏鼓點。


很失控,但失控得很可愛。在王毛看來,這很Chill、很舒服,看來屏東鄉親完全懂嘻哈街舞的精髓態度,其實就是一直以來的生活哲學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!


王毛看見屏東的確慢慢長出屬於自己的街舞氛圍了,東港的孩子願意專程跑來屏東市區練Hip hop,「嘻哈銀閃––街舞風格舞蹈課」也在屏東市、九如、里港社區發展協會開課,來自萬丹鄉的老人家靠搭公車往返練舞。


大武山下,嘻哈潮流氣勢已經在屏東土地上奔放,在那一度被廢棄的屏菸,2022年初開始有「大武門音樂祭 Dawu Clan Festival」,重新融合饒舌、街舞、塗鴉年輕文化,或許屏東還有更多可以想像的空間。


座標再往下移,就連擁有獨特南國生活感的恆春半島上,許多移居人認真過生活、認真跳舞,當地有一間舞蹈工作室「半島不穿鞋」,「莊二巷」也是廣大街舞圈內的其中一位朋友,渴望光著腳ㄚ踩出節奏,和屏東家扶中心恆春服務處聯合主辦「2023南國舞蹈節」,百年恆春西門古城就化身成街舞Battle鬥舞場。


在屏東狹長的幅員空間維度裡,遙遙相望的屏北和屏南,因為「街舞」而摩擦Battle火花。


看著屏東火車站幾乎變成屏東高中生的練舞天堂,就像屬於全台北嬉哈高中生半公開的秘密基地「國館」、「北車」,年輕人練舞到半夜11、12點,再一起夜衝宵夜場,勾出王毛似曾相識的既視感,想到以前單純崇拜街舞、熱衷於練街舞的自己,「就想讓學跳舞變成一種自由的選擇」,非常街舞人單純直接的熱情。


一個愛跳舞的B-boy

遇上一群愛跳舞的人 就能一直熱愛


「王毛」的確看見屏東好不容易點燃的一盞盞小火花,街舞氛圍愈來愈熱鬧活潑,或許總有一天真能穩定存在屏東街頭。「加油啊!繼續舞動全身呀!」不只是帥,更不是空有強烈卻單調重覆的節拍或酷炫音效,街舞嘻哈音樂是極有即興節奏靈魂起伏,勾引身體Grooving律動視覺感。他連在說話,身體律動都還在背景音樂的節拍裡,「跳舞沒有對錯,就是感覺而已,必須感覺肢體完全貼合音樂節奏,否則就只是躲在自己的世界。」


練嘻哈的孩子,連休息空檔都還在偷偷練習翻滾律動。「街舞一定要喜歡,打從心裡真正喜歡這件事,才會一直跳。」他說。



或許,屏東可以跳街舞跳得更開心?屏東有在地的「大武門」,和各地街頭的Party、Battle,愛跳舞的王毛深深相信,只要一個愛跳舞的人,能夠找到一群愛跳舞的人,就能一直、一直地喜歡下去。


街舞,不是專屬表演欲望爆棚,或充滿自信的侵略感的潮流青年,任何人都可以跳街舞。在王毛這樣只是單純愛跳舞的人眼裡,就是想嘻哈做自己、創造「我是誰」的意義,哪怕是害羞內向的人,心裡可能有一部分靈魂想被看見。安安靜靜的屏東,也可以變成另一個自己。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10月號


延伸閱讀閃亮亮的酷嬤

ความคิดเห็น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