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老七佳掙扎於現代的傳統

身經百戰的四輪傳動廂型車身,貼著河床的砂石顛簸起伏,身體不由自主的跳起「波浪舞」,緊接著,就像是搭上山徑裡的「咖啡杯」,景物旋轉,時快時慢。如今,早已是可以上山下海的年代,通往老七佳(tjuvecekadan ) 依舊是充滿挑戰的路徑,對外族人來說,這或許是一種荒野式的探索,但,對想家的族人而言,石板屋群正在山的那一頭等著族人回家。



大武山南翼的石可見山,是一處老鷹盤旋的壯闊森林,本就是老七佳的祖靈聖地,聚落溯源至少有400年歷史,先後歷經傳統自主、荷蘭、清朝、日治、國民政府等不同政權時代,滄海桑田恰恰說明了老七佳的更迭。


不同政權的移轉,改變了石板家屋的原有容貌,族人更是一次次遷徙到新住居地,遠離獵場和耕地。


月光映照山城石板 嶙峋如百步蛇紋鱗


這是一處沒有電線桿、沒有電信訊號、沒有自來水管的部落,文明如磁石將族人吸走後,慢慢的,上山回家不再是日常,只剩零星族人偶而長居或農獵時的短暫居所,主要的走動者多是為了瞭解石板屋群前來。


老七佳石板屋群尚約有50棟,是全台保留最完整的石板屋聚落,站在政府文化資產的立場,基於「原住民石板房傳統型式、日治形式、國民政府時期形式(遷村前)建築工法、技術皆有效保存。注重生態平衡,尊重自然法則建築技法目前仍繼續採用。」所以中央政府早早將其列入世界遺產潛力點之一。


屏東縣政府後又將老七佳落登錄為重要聚落,因此,來訪者多有特定目的,或是文化研究,或是觀光休閒,卻少了最重要的生活與生根。


事實上,石板屋對排灣族人不只是生時的住所與死後回歸之處,更是部落社群形成的基本單元,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,建築石板屋是部落的大事,包括基地選擇、石材取得、格局設計、文化祭儀,在在包含了排灣部落的生活、文化與社會型態縮影。




不過,百餘年來,老七佳始終是掙扎於現代的傳統,一次次受到外來文明的衝擊而改變,日治時期,家屋門的高度從原本約90公分抽高到120公分,屋梁亦引入日式房屋慣見的三角桁架結,最初的半穴居空間不再,亦不得在屋內養豬。國民政府時期,族人數度往山下遷徙,山上的家屋亦開始採用現代的鐵皮、水泥等建材來修復,勉強保留了石板屋的外貌,內在質地卻一點一滴流失。


所幸,老七佳石板屋群尚有一戶家屋保有原始型態,包括90公分高的屋門、家屋內地板向下嵌入約20公分的半穴居形式、以及原始的屋梁結構,留下了最真實的歷史切面。



20多年前,部落家屋一度進行大規模修復,但木材、石板等開採已是國有化,部落修建房屋材料短缺,成本大增,族人只好使用便宜又方便的水泥、鐵皮,讓石板屋群產生了大規模質變。


2010年,在部落大頭目趙秀英等人號召下,族人成立了「老七佳石板屋聚落文化協會」,試圖結合群體的力量,用更積極的方式,導入部落的思維,除了保留石板建築,更要重建聚落的生存樣態,包括技術傳承、文化祭儀、生活體驗、停留用餐、開放時段……凡此種種皆是部落討論與推動的重點。



傳統與現代的共生


隔年,族人與官方合力推動「老七佳部落石板屋緊急搶固修復計畫工程」,修復21棟家屋,讓振復石板屋成為一種長期的行動。


今年政府補助經費搶修完成的一棟遭火焚壞石板屋,這一回就是以部落的耆老為主力 ,由72歲的耆老Qafaulan擔綱,部落安排10 位年輕人見習,年事已長的Qafaulan最擔心的是石板屋的建築技術失傳,憂心忡忡的說著:「以後壞的壞,不會修了怎麼辦。」最後部落花了近半年時間,透由不同世代的合作,重現了燒毀的屋頂石板,亦修建了2座涼亭,隨著新板材的疊入,歷史的斷層亦開始有新力注入!


老七佳石板屋聚落文化協會理事長江美英說,過去搭石板屋是整個部落的事,共工共耕的互助與扶持,支撐了整個部落,更是社會的核心價值,這一回透過石板屋的搭建,可將瀕臨失傳的祖先智慧傳承下去。


近年不論政府給予補助的整修或族人自力的整修,都開始運用現代的建材,她坦言,在現實的壓力下,石板、時間、人力、經費與技術都有侷限,團隊亦局部使用水泥等現代建材,面對維持傳統或導入現代元素,這樣的矛盾與拉扯始終都在,並無對錯。





在繼往與開來之間搭起橋梁


深知老七佳石板屋群正處在重要的十字路口,「力有未逮」等字眼不斷跳出,江美英急切地說,只能試圖尋找傳統與現代的最大公約數。


江美英提及曾有一位長者回應她,「現在房子沒有人住,沒有生活的煙燻乾燥,木料很容易腐朽,改用鐵皮蓋房子比較不容易壞」,這樣的答案點出了問題的根本。


會呼吸的房子靠的是時間、技術、智慧,才能換來冬暖夏涼,房屋蓋好了,更得要維護,過去排灣族人回家的第一件事是生火,透過裊裊香煙傳遞回家的訊號,同時可以煙燻房子,亦可驅除蟲害,如今,少了人煙的石板屋,像是抽離靈魂的軀體,遺留在深山裡,傾頹成為一種無可奈何的命定,只好仰賴鐵皮或水泥的強化。


石板屋聚落與七佳部落族人共同經歷了不同的政權與年代,此次老七佳石板屋修復完工,雖然只是其中一棟,卻凸顯了時間的流速,加上遊客攀升,其維護與管理已是迫在眉睫的共同課題。



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