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好乳牛的好牛乳



★農業+品牌

阿猴鮮奶


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鮮乳。黑白斑紋的荷蘭牛!電視裡的那一聲「哞!」或是留在嘴邊的那一層白!無論如何,都是源自濃、純、香的各自想像和添加……。


 

走進真實的牧場,酪農吳傳武清晨5點不到就得起床,張羅擠乳、餵食、清理等工作,直到9點才暫告段落,剛坐下來稍歇,手機響了起來,合作幾十年的藥廠業務像是掐準時間,空中討論起工作,匆匆掛了電話的吳傳武說,下午5點擠乳後,運乳車來載乳會更忙……。


每日早晚2次的擠乳,365天不間斷,一做超過40年,這是里港酪農吳傳武的生活寫真,他自退伍後,曾到外面工作1、2年,但在政策鼓勵下開始養乳牛,就此養了一輩子的牛,從30頭養起,一度到250頭,現在控制在約莫2百頭上下,他手上留下不少傷疤,都是飼養乳牛們送他的禮物。



滿手傷痕盡是育牛見證


這輩子總跟著犢牛、仔牛、女牛、牛媽媽的生命週期輪轉著生活,心中牽掛的是乳腺炎、蹄病、繁殖等乳牛的病痛,每個階段的照顧與飼養方式不同,而牧場主力的女牛,凡舉歷經發情、配種、懷孕、分娩等階段才能變身牛媽媽,為了牧場的飼料、環境,到乳牛的情緒都得細細關照。


乳牛是一種溫馴且具習慣性的動物,喜歡同樣的人、程序、方法、時間的規律日常,當乳牛聽到擠乳機的運作聲與工作者的么喝聲,自然會排隊進入擠乳等待區,這樣的生活習慣不能因為任何外在理由打斷,所以只能犧牲自己的生活來配合牛媽媽們,即便後來請了幫手,夫妻倆照樣輪流留守牧場看顧著既是財產也是家人的牛孩子們。



「我們一家人從來不曾一起外出旅遊」,這樣的日子從最初為了生計,至今已然成為生活樣態,一雙兒女自小看著、幫著,長大後,自然而然選擇遠離而非傳承。


講述起這一段過去,吳傳武沒有太多的情緒,而是自然地接受這項天命,直到談起「阿猴鮮乳」,這款過去一年來在市場熱賣的屏東自有品牌,語氣裡除了些許自豪,更多的不甘、受挫、失望等情緒在抑揚頓挫的聲音中衝了出來。


「合作一輩子的乳品加工廠說不簽約就不簽約,40多年的合作突然生變,這樣的轉折實在很難接受!」當時的煎熬至今仍深刻在吳傳武的腦海,生乳不可能一天不出啊,四處求援的他想盡辦法,在求救當下「只差沒跪下去而已」。


自創小農品牌 危機化為轉機


吳傳武說,在求助無門的狀況下,真的感謝屏東縣政府願意出面協調,媒合了乳品加工廠、市場通路,讓遭到解約的5戶里港酪農的近千頭乳牛,得以發展自有品牌「阿猴鮮奶」,最後產、製、銷等三方達成共識,在各自讓利的狀態下,全A級的平價鮮乳上市,硬是逆局中給了新品牌一個竄起的空間,在家樂福、農會超商熱賣。



回看一年多前的水深火熱,吳傳武心裡明白,眼前的順境只是解了燃眉之急,他心裡明白未來路更加崎嶇難行。


國內乳品供應鏈的生態存在多年,酪農是自成一系的農畜產業,台灣對牛奶的食安管制十分嚴格,酪農不能自行販售生乳,須經乳品加工廠殺菌包裝才能出售與消費,全台單日生乳平均產量為1,100公噸至1,200公噸,約8成由統一、光泉、味全及義美的乳品加工廠收購。


酪農上中下游始終以共生形態存在著,酪農養牛、取乳,乳品公司收乳、加工,賣場通路上架。乳品加工廠會與酪農簽約收購生乳,合約為期1年至3年不等,簽約對酪農雖是保障,但也是枷鎖,這樣的產業鏈形成多年,數十年如一日,國內的牧場動輒4、50年,且是代代相傳的家族事業。


過去乳品廠與酪農幾乎沒有不續約的狀況,這樣的生命共同體的行之有年,因此,一旦單方突然決定拆夥,酪農面對每個月動輒百萬起跳的飼養成本,根本難以應付。除了經濟上的考量,任意被一方捨棄的心理挫敗感更是難以調適。


國際乳品進入 戰國時代來臨


但這幾年的外力頻頻介入,先是全球疫情、國際原物料上漲,直接牽動著牧場的經營,但,最致命考驗是2025年台灣乳品市場開放的期限逼近,讓台灣鮮乳產業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。想逃,卻不知道往哪走?該怎麼走?其中,屏東身為台灣第二大酪農養殖區,里港、萬丹等地的酪農戶高度集中, 憂慮持續在酪農心中擴散。



巨浪來前的徵兆已漸浮出檯面,冷風提前抵岸。近2年,乳品加工廠「不續約」事件屢見,是前哨傳來的狼煙而已,2022年中,義美首開第一槍,將屏東萬丹4戶合約到期的酪農決定不再續約,經縣政府協助,4戶酪農找到下家接手。2022年12月,味全跟進,告知屏東里港牛奶產銷班的5戶酪農,隔年3月31日合約到期後就不再續約。


里港酪農不續約事件,在縣府的介入協調下,逆勢發展了小農品牌,穩住變局,如今在鄉鎮農會超市等通路都能取得,但,這二起事件縣政府雖及時解除引信,仍無法阻擋欲來的風和雨。


吳傳武說,原物料價格飛漲,收購價格不動如山,酪農的獲利原本就遞減,如今更為了自創品牌而讓利,雖然不會一口氣溺斃,但,新組成的產業鏈尚在變動與磨合中,仍處於載浮載沉的狀態,但讓台灣鮮乳價格名列世界前矛的關鍵是通路高毛利,直接影響到末端售價,這才是難以撼動的產業結構。


面對2025年台紐經濟合作貿易協定倒數,屆時紐西蘭等乳品大國的液態乳將可全面零關稅進入台灣市場,本土酪農業因管理成本高的問題浮出檯面,一旦美、紐、荷、日等國家級的進口乳跨入台灣市場,對本土酪業產業的衝擊,已是超過巨浪等級,讓酪農們惴惴不安。



當初縣政府提出自創鮮乳品牌的構想,像在海上看見一艘救命船,吳傳武當時捉住機會緊緊抱住,才不會沉下去,雖在自創品牌中獲得喘息,因為真正的大浪還沒到,生死決戰時刻到來才能真正見真章。


早已過了退休年齡的吳傳武,已做好離場的最壞打算。他說,過去整場大小牛一起出售,一頭乳牛最高可以賣9萬元,如今約是腰斬的價格,現在只能繃緊神經,且戰且走,無法別做他想。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4/4月號

Komentarze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