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哪要光就往哪去 用光影妝點家鄉



我們在玩一個大家比較不敢玩,有點風險的。

──張軒豪


講話速度偏快的張軒豪,回溯在屏東的工作,從參與屏東第一次綵燈節光影裝置說起,之後規畫屏東第一次聖誕燈節燈飾,又做了屏東第一座自製藝術候車亭……越說越熱血,「覺得參與屏東這麼多第一次,滿有成就感!」情急下反讓字句結巴。回望過往,發現這一切的原點是她,才放慢語速說:「很─感─謝─她,讓自己生活───可以有點不一樣」。


張軒豪口中的「她」是媽媽。屏東大學休閒事業經營學系畢業,「同學不是在飯店業,就導遊領隊或空姐」,而他在一家BOT公司當行銷企劃,對裝置構件、燈光工程原本一竅不通。那時每天騎機車上下班,單趟逾40分鐘。他最後因媽媽罹癌需人照顧,才轉到離家十分鐘車程的照明設備公司上班。


這段陪病侍親過程,因母親辭世告終,但張軒豪卻從「剛進公司連設計圖都不會畫,後來缺什麼惡補什麼,連工程設計圖、3D模擬都能做」。那段時間做過一些光雕投影工程,他自我界定是整合專案設計師,藝術性或比不上純粹設計或原創,但得兼顧現場施工實作,細碎繁瑣,更像紮實練功。



蹲馬步練功夫 整合專案設計


後來爸爸在六塊厝租廠房,想幫哥哥加強車床技術,他覺得「工廠空間那麼大,只讓師傅教學徒好像浪費了」,索性跟哥哥成立五金工藝品牌「生活再製」。他們把報廢檔車大燈改成桌燈,時速表改成小夜鐘……多數拆解構件因此活出新生,2017年還拿下文化部「文創之星」金獎。


「一開始也瞎忙,根本不知市場在哪,」張軒豪說,他跑過高雄駁二、台中小蝸牛等市集,「後來才找到品牌價值,發現有時收穫不是來自於賺很多錢,而是你做的事有沒有被看到被認同。」


有一年到彰化做全中運舞台工程,他印象很深,「連續五天燈光音響進場,跟彰化大佛對看五天,明明很好玩的活動,卻沒什麼成就感」。


那一刻也才覺察,自己從小就希望留在家鄉,做點什麼,改變點什麼,有人覺得傻,但他很自豪,自己就是驕傲的傻大人。


此後,他更積極投入在地燈節、公共設施光環境改善。張軒豪擅長營造光影,七年多前屏東首次在萬年溪畔舉行綵燈節,11組光影裝置藝術,8個被照亮的沿溪地景,讓萬年溪擺脫「萬年臭」汙名。2017年屏東縣政府首次在中山公園舉辦「屏東聖誕燈節」,主燈是一座將近5公尺高的「浪漫水晶球」,球體裡芭蕾女孩隨著聖誕節慶音樂翩然起舞,搭配白雪紛落的場景,勾起每個人的童年憧憬。



自豪的是團隊都是屏東人


之後綵燈節璀璨燈光漫延,吸睛光飾背後都有他的身影。從屏東聖誕燈節到擴大整合的屏東燈節,從勝利星村眷舍屋簷燈,到得勝、遺構公園光環境改善。哪要光就往哪去,用光影妝點家鄉。


張軒豪說,「滿自豪的是,在屏東工作所有廠商都來自屏東。」像展示期間有些燈座壞了,師傅一旦發現會主動無償修復,這就是在地工作的熱誠。


除了燈節、照明工程,這幾年他也參與屏東藝術候車亭,從第一座總圖書本候車亭,到新近竣工的麟洛鄉公所麒麟騰雲候車亭。他說,最在意的是抓出地方特色,「屏東一定要做出自己的東西,不然藝術候車亭到處都有,放哪有差嗎」。



因為堅持在地特色,他在屏東高中前打造「屏中魂候車亭」,以六十多顆籃球框成牆板,並在車亭棚頂裝置冠軍盃及籃框,以誌念曾在HBL(高中籃球聯賽)掀起紫色狂潮的屏中籃球隊。


「那站把球隊意象簡單表現出來,也夠了,」張軒豪說,但他喜歡抓地方共同記憶,那才是特色。像部立屏東醫院旁的健康守護候車亭,最早選定地點在大同國小旁。因站址離大武營區陸軍航特部空降訓練中心很近,想以降落傘吊掛候車亭,召喚地方記憶。豈料最後因路樹遮蔽候車亭無法施作,全案又易址。三個月四度改稿當然累,但最後回想都有意義。



今年初「大津奇幻光影展」,是屏東第一次藉自然地景展示光影藝術,他也參與了。「我們在玩一個大家比較不敢玩,有點風險的。」張軒豪說,撤展時找不到人手,連師傅小孩都去幫忙變童工了,還是不夠。後來他到大津撤展還發生車禍,「玄的是,那條路沒什麼車的,幸好有輛車剛好開過被我撞到,不然不知摔到哪了。對方像活菩薩,後來還請我吃泡麵水果……。」



可能擅長操弄光影,才向光而行,凡事往好的想。也因此,儘管母逝之傷已難痊癒,他還是說,媽媽若沒生病,他可能還在當職員,沒什麼改吧。很感謝她,讓自己可以不一樣。


出處:2024屏東本事春季號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