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傳統市場的咖啡一姊



姊,就是走在潮流之先。在商家雲集的屏東中央市場,婆媽與盤商的採購聖地,在攤販、人群交錯的轉角,曾經,婆媽放下血拚後的菜籃,就為了喝杯咖啡,即使,換了新名號,從「都摩里人」蛻變為「文明商行」,吧檯後方的摩卡壺地位始終不曾動搖,安撫了無數人的靈魂。


做出來的復古我不要。

――龔勤文


28年,不算短的時間,太多說不清、理不明的人間事,就像是加熱的虹吸壺的下壺,因著蒸氣加壓,將水推至上壺萃取咖啡,壓力消除後,導管回流至下壺,就是一杯獨一無二的「賽風」咖啡。人生何嘗不是如此,一如外表酷酷的闆娘龔勤文,淬鍊過後,迎來不同層次與風味的自己。


生於中央市場裡,家裡原是日用百貨的經銷商行,也拿下幾家知名日本品牌的代理商,念高中時,到友人家作客,偶然聞到一巷之隔傳來的「尚品咖啡」香氣,從此愛上這來自異國的飲品。



提起中央市場,已有百年歷史,是市場中的市場,屏東繁華濃縮於此,龔勤文指著已被黑色油漆覆蓋的天花板說:「這就是我小時候看的天花板。」


打小家裡做生意,不曾錯過那一段流金歲月,當時的市場可是流行的指標,吃穿用度都走在前端,養成一種獨特的鑑賞力,高中時,在同學家的長條屋後方,聞到當時剛引進屏東的咖啡,與眾不同的香氣與她不安分的靈魂合而為一,對褐黑色的瓊漿深深著迷。


原本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,高中畢業後,在咖啡館打工的朋友邀請一起工作,卻遭到奶奶極力反對,不過,最後敵不過龔勤文認定就不退的拗。從聞香到打工,最後獨當一面擔任分店的店長,至此,咖啡已是她細胞的一部分。


1992年,她與好友在仁愛路共創「西西里咖啡館」,成為屏東第一個引進義大利濃縮咖啡LE BAR COFFEE的咖啡業者,在黑咖啡尚被認為舶來品的年代,各路人馬聚在咖啡館裡,追求流行與認同,尋覓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。


3年後,龔勤文與朋友拆夥自創都摩里人咖啡館兼手作鄉村娃娃,繼續泡在熱愛的咖啡事業裡。直到7年前,改名為「文明商行」收起義大利咖啡機,返樸改用摩卡壺,找回純粹的原味。



置身喧雜的傳統市場,當年,推開都摩里人的大門,像是一道任意門,轉進浪漫與手作的歐洲,木門框、手寫看板、手作鄉村娃娃,坐定後點杯咖啡,咖啡香將人拉回現實,成為無數人遁離現實的桃花源。


人生就像咖啡,入口才知滋味


一度生命的重擊讓她萌生收起咖啡館的念頭,爸爸與哥哥卻跳出來,替她守著這間咖啡館,讓她放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假,直到近幾年,龔勤文回到家裡,抬頭看著被隔板覆蓋的天花板,決定從自己的根再出發,順勢將咖啡館更名為「文明商行」。


做下決定後的龔勤文,第一件事就是重新裝潢,她想讓這間咖啡館跳脫過往對流行的追求,回歸「家」的本質,尤其是咖啡,她認為感受比什麼都重要。


一路走來,屏東的咖啡百花齊放,有傳自日本的珈琲牛奶與手沖咖啡,有傳自歐洲的摩卡壺,後來精緻化為義大利咖啡機……品評咖啡的方式百百款,不變的是,咖啡已走入大眾,龔勤文說,不管什麼咖啡都好,最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的味道。


煮咖啡這門手藝,龔勤文最上手的依舊是虹吸式咖啡,尤其講究咖啡粉,她以經驗累積調配出

來的私房調豆,就是身為資深咖啡師的驕傲,外人無法炮製,每一杯咖啡濃縮出各種咖啡豆的黃金比例和精華。


不過,咖啡是一種靈魂碰觸靈魂的飲品,總是能吸引同頻率的客人,即使器具與咖啡齊備,「人」仍是最大的變數,尤其是咖啡師與客人之間的默契,不足為外人道。曾經,有位客人愛上龔爸爸煮的咖啡,她明明使用同分量的咖啡粉,客人喝過後,指名下次要喝龔爸爸煮的。龔勤文笑說:「還有客人喝了之後問我,你今天心情是不是很好。」


如今的文明商行內,賣的不只是咖啡,多了些輕食,想給客人更多的慢活悠然感,讓來客願意穿越喧騰市場,進入店內找一個自己的位置,然後,在緩緩流動的時光中,與咖啡師進行一場無聲的對談。



文明商行│屏東市民權路43-7號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2月號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