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搜尋

找到 484 項與「」相關之結果

  • 把鼻子當馬騎的馬鞍藤妙鼻貼

    在平地,尤其是來到海濱沙地,有一款尚天然的鼻貼,就是馬鞍藤,那是一種防風沙蔓生草本植物,葉子形狀剛好可以覆蓋在鼻子,可以防止烈日曬傷。 馬鞍藤是砂丘植群的先驅植物,耐鹽又耐高鹼性土質,是海邊常見的定砂植物,花似牽牛,有「海邊花后」的美稱。至於葉子的先端凹陷,形如馬鞍,故名「馬鞍藤」,夏天來到海濱,除在中午前可以欣賞到花開外,可摘一片葉放在鼻上,成為清涼又帥氣的另類妙鼻貼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額頭上的美麗與清涼

    有一種身處山林的清涼,是藏在花草裡的美麗,散發著獨特香氛,這款純淨又天然的消暑良方,逸散在部落家屋四周……。 夏天的太陽總是準時上工,高溫像要想把人體的汗與油全數逼出,毫不留情,即使如此,烈日從來不會是怠惰的理由,尤其對成天在小米田或芋頭田工作的ina們(媽媽級婦女),不僅未罷工,反而發展一套Smart的夏日抗暑術,不需花大錢買防曬產品或到美容診所打雷射,只須走入田園,摘下一片片花草,在額前一收一攏,就是渾然天成的自然防曬品。 對於美麗的追求,從來沒有界線之分,靠山吃山的排灣女性,身處山林部落,太熟悉花草植物的特性,不需要外求,就能從自家的花草植栽裡採擷到美麗,其中,花環正是最引人注目的頭飾。 在原住民文化中,花環具有特殊意義,早年花環具有避邪作用,每當要進入陌生的部落或是禁地,都要使用特定作物編成花環戴在頭上避邪,慢慢的,會因著男女、身分、場合、季節的不同而做變化,看似簡單的花環其實一點都不簡單。 自然系美感 盡在生活中 排灣公主包梅芳Pakedavai Zepule(巴格達外•日不落)從教大半生,一生遊走在三地門各個部落,因時因地推動各種型態的藝術創作與文化振復,退休後,她更是一頭栽進植物花草學,15年來,直接踩在泥地裡,一面田調,一面畫下部落植物,更全心復育部落傳統植物,三地門鄉口社村山腳下的小徑深處,就是她的秘密花園。 「這棵是部落原生的七里香,與常見品種不一樣;那個是甲酸漿葉,還有,這個是好不容易復育的xxx……」一個又一個外族人聽不懂的排灣族語植物名稱蹦出,這些早已消失在大眾眼前的民俗植物,就連包梅芳也喚不出漢名,卻生長在排灣土地無數日月,因其獨特價值,早就和部落族人建立起密不可分的依附關係。 一個下著雷陣雨的夏季午後,包梅芳信手拈來,將平地住民綁月桃粽的素材,轉為額前的那一片濃綠,獨特且具線條感,襯出了這位部落公主的優遊與自在。 生長在貴族家庭裡,言行舉止處處講究,肩上還扛著無權卸下的責任,溫柔話語已是內斂的必須,任憑時光奔去,略顯沙啞的聲音是歲月留下的痕跡,但,一提起部落植物,一片葉子,一種生活哲學,以及部落的故事,卻源源不絕地滿溢出來,她笑著說,她還能講上幾個月亮幾個太陽,說都說不完……這種文化自信,如同自植物深層提煉而出的香氛,自然地在空氣中流動。 雨後的畫室微悶,放下手上咖啡杯的包梅芳,接手女兒剛自花園採擷回來的幾片葉與花,自然而然地編織起來,三兩下就讓夏季的美躍於眼前。 她以雙手交叉方式將羊齒編織長條狀,然後輕聲地說,夏天高溫又多雨,萬壽菊或百合等鮮花取得不易,夏季頭飾自然轉以葉材為主,尤其是額飾,偏重清涼與消暑,而且常常會使用具有氣味的葉片,除了可以在昏昏欲睡的夏天醒腦,還能達到驅蚊效果,一舉多得。 額飾遮陽消暑 香氛驅蟲醒腦 月桃葉與姑婆芋葉就是隨手可得的清涼,若多些時間,部落常見的高士佛澤蘭、九層塔、薄荷都可以是排灣族婦女頭上消暑防曬的植物,只須摘取葉片,攤開排列在長布上,就能戴在頭上,成為觀賞與實用兼具的額飾。 說時遲那時快,她取了一片沾著雨珠的姑婆芋葉,信手一折,巧妙覆住整個頭部,再用月桃梗當作繫繩,不消三二下,成為一頂清涼有型的遮陽帽,至於月桃葉更容易,直接覆在額前就可以遮陽,若有自然時尚派對,這二款頭飾應該不會讓英國仕女的頭飾專美於前。 另一個夏季頭飾的要角是梔子花,「這是部落族人眼中的情人花」,每年初夏,潔白梔子花滿園盛開,清新潔白且香氣濃郁,排灣族婦女慣將山梔子花插在頭飾,隨著熱氣奔騰,散發一抹迷人香。 包梅芳說,植物的香氛是最美的靈魂,尤其是花飾乾燥後,族人不會丟棄,總會放在石板屋的各個角落,乾燥的頭飾反而散發更多的香氣,也就是時下所謂的香氛。 原住民是與自然共存的民族,部落就是一個大花園,在包梅芳眼中,美是不需外求的 ,而是身體的自覺,族人總會在家屋或田邊周圍栽種各式植物,平日在家屋、餐桌,插上幾片花草就很有美感,各種美學流淌在生活裡,甚至也是修飾自己身形的方式。 包梅芳透露,一般排灣族人的額飾主要強調前額位置,但,口社婦女則會順勢到耳後,亦兼具修飾臉部線條的效果。 在共享、共工的排灣族生活哲學裡,排灣女子唯一會保留給自己的是香氣,以前部落婦女擅用植物創造一種屬於自己的香氛,就像法國的香水,能夠誘發深層的記憶,只要聞到熟悉的氣味就會想起這個人,提及這個片段的包梅芳,腦海中憶起專屬於母親的獨特味道……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屏東形象廣告《阮屏東,咱屏東》榮獲坎城世界影展最佳廣告獎

    屏東品牌走出國際,但過程非一蹴可及。 城市的蛻變需要許多人共同努力, 縣府團隊一步一腳印穩紮穩打,從國境之南一躍而起。 透過影片呈現屏東人努力綻放的精彩 在有限的資源下完成最艱難的挑戰,凝聚城市光榮感 這份榮耀與鄉親共享! 延伸閱讀:讓屏東人過更好的生活 出處:傳播暨國際事務處

  • 周春米化身唐伯虎vs.浩子秋香姐 屏東創意廣告節爆笑徵件

    當屏東縣長周春米化身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,遇上知名藝人浩子所飾演的秋香姐,會迸出什麼火花?2023屏東創意廣告節徵件即日起開跑,即由周縣長和浩子拍攝一段《唐伯虎點秋香》宣傳影片,出人意料的情節引人捧腹,也點出創意廣告節的宗旨,只要創意夠強,歡迎來角逐50萬元首獎! 屏東創意廣告節邁入第五屆,主題強調「以創意行銷屏東」,每年徵件影片也是絞盡腦汁比創意,今年邀請橫跨主持、戲劇及歌唱的藝人浩子與周春米縣長對戲,二人分別女扮男裝、男扮女裝,在古色古香的屏東書院來段現代版《唐伯虎點秋香》,浩子嬌俏秋香姐對上呆萌周縣長,扮相和身高差就逗人發噱,笑果十足。 周縣長拍攝後表示,廣告有眾多呈現方式,以意想不到的創意結局加深觀眾記憶點也是其中一種選擇,希望能藉此激發創作者的靈感,期待有志者相約屏東參賽,帶來更多創意爆棚的優秀廣告,大力推廣屏東的美食美景。 屏東縣政府傳播暨國際事務處表示,屏東創意廣告節今年不同以往,首次新增「短片組」,因為近幾年社群軟體提供短影音功能,讓手機拍攝短片模式更加盛行、剪輯製作影片更加便利,在年輕族群間帶動新潮流,因此今年決定新增「短片組」,只要擁有創意,不受設備限制,都可以拍攝出獨特的廣告。 屏東創意廣告節即日起開放徵件至9月24日止,依影片時長分為「廣告組」及「短片組」,拍攝長度於30秒至3分鐘可投稿廣告組,15秒內的短片則歡迎投稿短片組,投稿作品皆須為未曾公開發表之原創作品。 其中「廣告組」預計選出8組優質團隊進入決選,入選後提供每組5萬元的拍攝補助金,並邀請廣告界具實務經驗的導演及編劇擔任導師。決賽將選出首獎、最佳劇情創意獎、最佳視覺設計獎、最佳城市行銷獎及評審團特別獎等獎項,首獎獎金高達50萬元! 「短片組」則由評審委員選出20組作品入圍,之後將透過網路票選活動決定10組優選作品,每組頒發1萬元獎金! ▓相關資訊及報名方式請上活動官網查詢:屏東創意廣告節 出處:傳播暨國際事務處

  • 冰火夾擊的冷熱冰

    熱天吃冷冰,心涼脾透開。一座小冰山下,藏著溫熱的湯圓、花生到芋頭,冰火之間的衝突、對立到和解,在口腔裡迸開,冷熱混搭,是一種無與倫比的體驗,也讓屏東冷熱冰的聲名遠播。 潮州圓環地區是著名的小吃熱區,其中,「燒冷冰」或「冷熱冰」都超過50年歷史,想體驗最高境界的冰火雙重奏有撇步,不要攪拌;從旁下手;先吃湯圓,能夠吃出奧妙,不過也不必想太多,冰一上桌就立馬解決它,就讓身體自己做評斷。 此外,在萬丹亦有一間老字號「阿基伯冰店」,位在菜市場旁的老攤,有著傳承三代的自信,湯圓採現捏、現製、現煮,直接把一身功力秀給顧客看,讓太陽下排著隊的人群心甘情願等下去。 早已累積大批死忠粉絲的燒冷冰,口感與眾不同,手工大湯圓沒有工廠產線的圓潤,反而看起來像是包著餡心的麵疙瘩,Q軟口感讓人馬上就懂什麼叫手工,除了湯圓,綿密的芋頭、紅豆、花生等配料個個都能是獨當一面的主角,就連澆淋在外層的細綿綠豆蒜也不馬虎。 除了口感與眾不同,連外觀亦有別於一般礤冰的鬆散圓錐狀,而是緊實的圓柱體,減緩融冰的速度,可讓顧客從容的吃冰,感受嘴裡冷熱交替的變化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以鼎昌為名的古早涼水攤

    「繼承家業」常讓人聯想到豪門恩怨,蘇明耀是例外。他跟姐弟接下爸媽做了大半輩子的豆花涼水攤,不是豐厚產業。但13年過去,小攤卻蹦出3家店,大熱天可消暑可解饞,家人一起拚,展現繼承的不同風格。這幾年看到大學同窗中年失業,有些因工作緊繃出現身心症,蘇明耀才猛然發現,自己接的不只是個小涼水攤,而是一個家或一個世代的滋味,平實卻可貴。 蘇家涼水攤最早開在萬丹鼎昌幼稚園旁,被稱為「鼎昌隔壁彼攤」。 蘇家涼水攤最早開在萬丹鼎昌幼稚園旁,被稱為「鼎昌隔壁彼,沒招牌沒店名,但真有名。」蘇太太王麗琄笑著證實,她不認識另一半前,早吃過他們家的凍圓、豆花,後來發現他家開涼水攤,心裡有些小確幸。 之所以用鼎昌當座標,因為它無人不曉。這家1957年創辦的幼稚園,是萬丹李家孫媳婦高安義歷經228事件喪夫之慟後籌設,園址就在萬丹李家宅邸。 一方之富的鼎昌號與默默無名的涼水攤 李家發跡很早,清咸同年間渡海來台發展,創建鼎昌號販賣酒糖積聚財富。除了傳統三合院大宅,另有一棟三層樓洋房,當時被稱為「三樓仔」的新穎建築,日治時期遭接管,成為日軍南部司令部,因重兵進駐又多了個封號叫「大營」。 蘇明耀對這一切印象深刻,他畢業於鼎昌幼稚園,小時幾乎天天在「三樓仔」花園玩耍。但後來不管是大宅或三樓仔都因土地重劃被拆,鼎昌號走進歷史,「鼎昌隔壁彼攤」豆花涼水攤也沒了。媽媽為了營生,一度還搭公車到潮州市場賣豆花。 「他們一直拚到我大學畢業,當兵退伍。」蘇明耀說,爸媽年紀大,想結束生意。但做豆花涼水大半生,終究捨不得放下家傳口味及老客人。他跟弟弟後來相繼接手投入,他從萬丹家搬了一桶又一桶豆花到屏東夜市擺攤。因為生意不惡,才決定找店面。 小時常聽人喊得「鼎昌隔壁彼攤」此時浮現心頭,蘇明耀跟弟弟決定扛起「鼎昌號」招牌做生意。雖然豆花涼水比不上清朝即成一方之富的鼎昌號李家,但他們想用老字號召喚跨世代人的共同回憶。 從涼水攤到甜品店 鼎昌號現在潮州、萬丹及屏東市都有據點,父母那一代就開始賣的傳統豆花、凍圓及甜湯至今仍是招牌。他們接班後又推出鯛魚燒、拉麵、雪花冰等系列產品,一百多個品項從冰品到熱飲、小吃到套餐,完全不同於上一代經營涼水攤的規模,但不管品項有多少,產製過程仍跟早年相彷。 「媽媽就是三家店的中央廚房掌門人!」蘇明耀說,店裡用的配料從芋泥、凍圓到各色果醬,都是媽媽帶著他們一起製作,跟媽媽早年在家做好豆花,帶到潮州賣一樣。 他們就這樣帶著家傳豆花、凍圓,行走各店。跟近兩百年前,鼎昌號往返鳳山、台南府城行商一樣,底氣都來自萬丹。 蘇明耀說,萬丹產紅豆,店裡吃喝用料一年得用掉6千斤。牧場生乳霜淇淋很受歡迎,乳源也來自萬丹小酪農。他們把老家的映像管電視、任天堂紅白機、老風琴搬到店裡,來客看來復古懷舊,但他們心裡,只是想讓賣冰的鼎昌號跟「鼎昌隔壁彼攤」更有連結,有家的氛圍。 「那幾年在夜市擺攤碰到不少店家由二代接班,有些做的很厭世,想放不甘願,接了又累。」蘇明耀坦承,剛接涼水攤也有類似心情,後來碰到老萬丹人來店裡聊起鼎昌號點滴,說到他們家的涼水攤,他才發現自己繼承的是跨世代的記憶跟口味,小小的家業但無比可貴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食冰搵豆油消暑新選擇

    西方的冰淇淋遇上東方的醬油會是什麼滋味?人類吃冰有好幾千年歷史了,最早是利用寒冬鑿取冰塊,封藏於地窖。後來吃冰的形式極盡變化,用炒的用炸的,礤冰配熱料,一輪流行完,又追求口味變化,水果、堅果試到酒類、茶品,混搭不夠還加金箔。屏東出現獨步全台新吃法:食冰搵豆油。欸……先別皺眉頭,嚐過再說。 推出新冰品的農禾屏大一號店,位在「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V.I.P Zone」崇仁新村通海區。此次推出蔬菜優格霜淇淋,乍聽像給三餐老是在外、需要補充青菜的人。但上桌的兩球霜淇淋是乳白色,不是綠的,另附一小碟醬油。店家一直慫恿:「不敢的話,先試原味,再蘸醬油。」 食冰搵豆油,聽起來很瘋。但嚐起來合拍,不蘸醬油吃來像優格,蘸點黑醬汁竟有提味效果。這組黑白配來頭不小,都是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食品科學系教授謝寶全研發。薄?醬油無添加卻天然甘醇,已有盛名。蔬菜優格霜淇淋則以蔬菜優酪乳濃縮液為基底,主成份是小朋友痛恨的胡蘿蔔,當初就是為了他們研發。 原本濃縮液要加水或鮮乳稀釋,當果菜汁喝。現在做成霜淇淋,又是不同口感。農禾屏大還預告,口味少見的醬油霜淇淋不久也會在一號店重新推出,以薄?醬油為基底,嚐起來鹹甜鹹甜,尾韻回甘。還沒吃過的現在就可以開始準備,想看看什麼穿搭跟醬油霜淇淋一起入鏡最合拍。 冰淇淋沾豆瓣醬 豆油伯的新吃法 屏東竹田豆油伯,開業四十多年遵循古法釀造,同時結合客家六堆文化,用創意包裝推廣家鄉特色,米飯拌醬油,甘醇滋味就是「家」的味道,其中,有一款熱門週邊商品,就是用釀造醬油的黃豆和黑豆,拿來做冰淇淋,沒有添加其它調味料,吃得到豆的原味。 這裡的冰淇淋有黑豆和黃豆兩種口味,都是以台灣豆子打底,不加乳化劑。 點一支冰淇淋,可以淋上少許豆油伯甘田釀造醬油,豆油伯說:「這款醬油是以台灣非基因改造黃豆釀造,揉和薄鹽配方,味道甘醇,適合拿來做沾醬或涼拌。」也因甘田醬油的味道不厚重,淋在黃豆冰淇淋上,微鹹甘香,感覺很特別,除了淋醬油,店裡也會讓吃冰淇淋的人試試佐豆瓣醬的吃法,鹹辣的醬香與冰涼的黃豆冰淇淋一起入口,那種滋味只有嚐過才能懂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初夏的戀愛滋味

    忘了戀愛的滋味?從冷凍庫拿出芒果青,冰到竄腦門,酸中帶甜的味道,令人意猶未盡,就是傳說中「情人果」的滋味!一如醃桃、醃李般的夏季限定醃製果品,混身散發酸中帶甜的迷人滋味。 初夏時節,走趟台24線,進入屏東縣境,從鹽埔的隘寮堤防開始,沿路到瑪家或三地門沿線皆是土芒果產區,果實以纍纍的氣勢告訴來客,這裡就是土芒果的故鄉,光是看到掛滿樹頭的青果子,就讓人忍不住吞了口水,隱約感受那股酸勁傳送到舌前雙側。 早生土芒果在初夏時節即可採收,除了鮮果外,芒果農家多有一道私房點心就是芒果青。採收尚未成熟的幼果醃製而成,一群人直接在果園旁的鐵皮屋裡製作,端坐在青芒果小丘前,削皮、剖半、去核、切片……分工製作,一如媽媽的家常菜,看似相仿,吃起來各家滋味不同。 以前鄉下吃辦桌,常以情人果冰當結尾,既是果又是冰,連同碎冰一起入口,嘎啦嘎啦的聲響,爽脆口感帶著芒果清香,是整套宴席的完美句點。 夏季來一趟產地,試試「在欉黃」的滋味,整箱往車裡搬,回家就可抱著臉盆啃芒果,但可別忘帶回一罐「檨仔青」,收藏在冷凍庫,只要覺得又熱又渴,打開冷凍庫,挖出芒果青,來上幾口就能解饞,讓夏不再是夏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田埂上的米苔目冰

    真正的好食物能跨越外在藩籬,直抵人心,台灣農村有一款點心,似麵非麵,完全可以配合食者的需求,冰熱兩吃,鹹甜均可,沒錯,就是米苔目。 在割稻、插秧時,農人頂著烈日工作,體力耗損大,常需在餐與餐之間吃點心補充氣力,農人常會坐在田埂上,來上一碗加入黑糖或冰塊的米苔目,礤冰消了暑氣,補了體力,那是屬於古早農村的記憶。 米苔目的盛行自有其道理,其中,即做即食就是特色之一。「米」本是農家自產,材料取得容易,只需以在來米磨粉加上適度的番薯粉或樹薯粉,就可製成具黏性的米粉團,「篩」指的是竹製或鐵製的米篩,將米粉團反覆推壓,搓出的米條順著孔洞掉入沸水內煮滾而成,「目」就是篩網上的孔洞。 米苔目是冰品配料中的要角,甚至有些店家當作主打,屏東市的源記冰店就是其一,看似簡單的米苔目,其實一點也不簡單,至少歷經10道「水深火熱」的程序,且製程一旦啟動就停不下來,其中,力道、火候、速度需精準到位,才能做出一碗令人上癮的簡單好滋味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  • 簡單又不簡單的阿婆粉粿

    台灣小食多如繁星,各自放光。但就像凝視星斗,很難聯想到它們來自宇宙大爆炸。多數小食也如此,入口引爆味蕾,卻不知源自何處,粉粿就是個好例子,鹹甜冰熱皆宜,幾乎百搭,但起源眾說紛紜,幾不可考。透過網路賣粉粿,幾乎變成小電商的劉俊杰說:「我們家粉粿很簡單,最早從阿婆扁擔來。」 粉粿是台灣常民小吃之一,辨識度很高,最常見的是黃色塊狀。早年用含有黃色素的梔子花果實,過水上色,那種澄黃不太容易用色票標示,加工食品裡最近似的黃澄澄,是雞肉飯或滷肉飯上的醃蘿蔔。黃金風鈴木每年春天大街小巷爭艷,花色也是粉粿黃。 當年物質不豐,幾塊粉粿就可補充農忙大半天的體力損耗。 每年差不多也在黃金風鈴木花開落盡,就到了吃粉粿的好時候。它用料極簡,就地瓜粉和水。狀似番薯的台灣亦盛產地瓜,家戶必備地瓜粉,和水做成小食,就成為早年滿足口腹的妙方。 廚房裡的共識 劉俊杰曾在家裡的黑白照片看過那個年代,阿婆用扁擔挑粉粿穿梭田間。當年物質不豐,幾塊粉粿就可補充農忙大半天的體力損耗。 其實,近兩千年前《神農本草經》早有記載,梔子花果實有瀉火除煩、清熱利濕之效。地瓜粉和水,加上梔子果過水攪拌而成的粉粿,就此出現在閩南灶腳或客家灶頭。 「阿婆做粉粿到現在,至少有60年。」劉俊杰回憶,後來擔子換媽媽挑起,不只扛下生活,還扛出更多消暑新品。她一樣用灶頭常見的粉加水,手工製作粉條、粉圓。加上透而不爛、綿且順口的大豆、綠豆、紅豆,還有蜜地瓜,開始在內埔穿街過巷賣起礤冰,其中最受歡迎的配料還是家傳粉粿。 那幾年劉俊杰北漂,待過公營事業也當過保全,幾度想返鄉生活,但試過幾次又斷念遠走。他不想細說往事,但原因不難揣摩。家人!多數相愛又相殺。像粉粿成形前的整鍋粉跟水,粉吃水,水咬粉。物態不同,非經一番擾動無法融合。但只要勁道對,讓時間等待,最終一定有成果。 他婚後再次動了返鄉念頭,約8年前搬回內埔老家,夫妻倆成為媽媽小幫手。剛開始他學粉粿,太太孫嘉玲學炒二砂黑糖,熬製糖水。兩人算投入,但成果不如預期。劉俊杰坦言,粉粿再好吃,礤冰攤一天也賣不了多少。立夏後入梅,只要雨不停就慘了。不僅礤冰生意差,粉粿也沒處去。 「有一年生意太差,只好把粉粿全寄給台北朋友吃。」劉俊杰說,他們家粉粿沒加防腐劑,冷藏3天得吃完。他怕浪費,搶在賞味期前分送,沒想到卻獲好評。朋友都說跟小時候吃的一樣「𩚨嗲嗲」(註1),還鼓勵他到台北賣。 孫嘉玲說,他們初學一個月,婆婆就覺得功夫差不多了,但聽到要寄粉粿到台北賣覺得像笑話,劉俊杰直言,「媽媽不知什麼叫低溫宅配,一開始有點看好戲。」他不知如何打開通路又沒退路,只好每天刷臉書到美食社團發文分享。沒想到最後竟搭上各地團媽,近年入夏,熱銷時一天可出貨3、400包。 ※台灣閩南語註1––「𩚨嗲嗲」:khiū-teh-teh 形容食物軟而有彈性,嚼勁很夠。 低溫宅配開啟新通路 別小看一包8、9兩的粉粿,3、400包一天配送全台及離島,表示前一天要攪1、 200台斤粉水。消費者下單後只等貨到入口清涼,他們夫妻可是在鍋爐間如入蒸籠。劉俊杰說,阿婆用扁擔攪粉水,媽媽接手後不知哪來想法,買了水泥攪拌機。雖然省力,但過程得注意粉、水比例,確保成品?嗲嗲 ,人工還是省不得。 媽媽用過的攪拌機,現仍轉著。遺憾的是,兩年多前她已離開看顧大半生的灶頭。「現在回頭看,我們開始學是天意。」劉俊杰說,那幾年待媽媽身邊,只覺得她一年比一年老弱,後來才知道是癌細胞作祟。他小時因家裡做粉粿常被呼來喚去,「原本不喜歡,有點排斥」。但現在回想,很感謝老天爺讓媽媽多留幾年,手把手傳授家傳手法。 所謂家傳,劉俊杰說,「沒訣竅,就是無添加,一切多靠手工。」他們從攪拌粉水到分切粉糰都靠手工,連燙手粉糰起鍋盛盤也靜待12小時自然涼。「因為試過!自然涼的Q度就是不一樣。」為了通風,他們家鐵捲門幾乎終年未拉下,紗門只用內鎖扣著,防賊全靠門口幾張警民連線的警語貼紙,若有似無。 這種若有似無其實是一種無形的堅持,堅持一切只能照媽媽教的做,別有份量。就跟在礤冰、甜湯裡隨便都能撈出來的粉粿一樣,小小一塊看似平凡,但要吃出𩚨嗲嗲絕不簡單。 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