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額頭上的美麗與清涼

有一種身處山林的清涼,是藏在花草裡的美麗,散發著獨特香氛,這款純淨又天然的消暑良方,逸散在部落家屋四周……。




夏天的太陽總是準時上工,高溫像要想把人體的汗與油全數逼出,毫不留情,即使如此,烈日從來不會是怠惰的理由,尤其對成天在小米田或芋頭田工作的ina們(媽媽級婦女),不僅未罷工,反而發展一套Smart的夏日抗暑術,不需花大錢買防曬產品或到美容診所打雷射,只須走入田園,摘下一片片花草,在額前一收一攏,就是渾然天成的自然防曬品。


對於美麗的追求,從來沒有界線之分,靠山吃山的排灣女性,身處山林部落,太熟悉花草植物的特性,不需要外求,就能從自家的花草植栽裡採擷到美麗,其中,花環正是最引人注目的頭飾。


在原住民文化中,花環具有特殊意義,早年花環具有避邪作用,每當要進入陌生的部落或是禁地,都要使用特定作物編成花環戴在頭上避邪,慢慢的,會因著男女、身分、場合、季節的不同而做變化,看似簡單的花環其實一點都不簡單。


自然系美感 盡在生活中


排灣公主包梅芳Pakedavai Zepule(巴格達外•日不落)從教大半生,一生遊走在三地門各個部落,因時因地推動各種型態的藝術創作與文化振復,退休後,她更是一頭栽進植物花草學,15年來,直接踩在泥地裡,一面田調,一面畫下部落植物,更全心復育部落傳統植物,三地門鄉口社村山腳下的小徑深處,就是她的秘密花園。



「這棵是部落原生的七里香,與常見品種不一樣;那個是甲酸漿葉,還有,這個是好不容易復育的xxx……」一個又一個外族人聽不懂的排灣族語植物名稱蹦出,這些早已消失在大眾眼前的民俗植物,就連包梅芳也喚不出漢名,卻生長在排灣土地無數日月,因其獨特價值,早就和部落族人建立起密不可分的依附關係。


一個下著雷陣雨的夏季午後,包梅芳信手拈來,將平地住民綁月桃粽的素材,轉為額前的那一片濃綠,獨特且具線條感,襯出了這位部落公主的優遊與自在。


生長在貴族家庭裡,言行舉止處處講究,肩上還扛著無權卸下的責任,溫柔話語已是內斂的必須,任憑時光奔去,略顯沙啞的聲音是歲月留下的痕跡,但,一提起部落植物,一片葉子,一種生活哲學,以及部落的故事,卻源源不絕地滿溢出來,她笑著說,她還能講上幾個月亮幾個太陽,說都說不完……這種文化自信,如同自植物深層提煉而出的香氛,自然地在空氣中流動。


雨後的畫室微悶,放下手上咖啡杯的包梅芳,接手女兒剛自花園採擷回來的幾片葉與花,自然而然地編織起來,三兩下就讓夏季的美躍於眼前。



她以雙手交叉方式將羊齒編織長條狀,然後輕聲地說,夏天高溫又多雨,萬壽菊或百合等鮮花取得不易,夏季頭飾自然轉以葉材為主,尤其是額飾,偏重清涼與消暑,而且常常會使用具有氣味的葉片,除了可以在昏昏欲睡的夏天醒腦,還能達到驅蚊效果,一舉多得。


額飾遮陽消暑 香氛驅蟲醒腦


月桃葉與姑婆芋葉就是隨手可得的清涼,若多些時間,部落常見的高士佛澤蘭、九層塔、薄荷都可以是排灣族婦女頭上消暑防曬的植物,只須摘取葉片,攤開排列在長布上,就能戴在頭上,成為觀賞與實用兼具的額飾。


說時遲那時快,她取了一片沾著雨珠的姑婆芋葉,信手一折,巧妙覆住整個頭部,再用月桃梗當作繫繩,不消三二下,成為一頂清涼有型的遮陽帽,至於月桃葉更容易,直接覆在額前就可以遮陽,若有自然時尚派對,這二款頭飾應該不會讓英國仕女的頭飾專美於前。




另一個夏季頭飾的要角是梔子花,「這是部落族人眼中的情人花」,每年初夏,潔白梔子花滿園盛開,清新潔白且香氣濃郁,排灣族婦女慣將山梔子花插在頭飾,隨著熱氣奔騰,散發一抹迷人香。


包梅芳說,植物的香氛是最美的靈魂,尤其是花飾乾燥後,族人不會丟棄,總會放在石板屋的各個角落,乾燥的頭飾反而散發更多的香氣,也就是時下所謂的香氛。



原住民是與自然共存的民族,部落就是一個大花園,在包梅芳眼中,美是不需外求的 ,而是身體的自覺,族人總會在家屋或田邊周圍栽種各式植物,平日在家屋、餐桌,插上幾片花草就很有美感,各種美學流淌在生活裡,甚至也是修飾自己身形的方式。


包梅芳透露,一般排灣族人的額飾主要強調前額位置,但,口社婦女則會順勢到耳後,亦兼具修飾臉部線條的效果。


在共享、共工的排灣族生活哲學裡,排灣女子唯一會保留給自己的是香氣,以前部落婦女擅用植物創造一種屬於自己的香氛,就像法國的香水,能夠誘發深層的記憶,只要聞到熟悉的氣味就會想起這個人,提及這個片段的包梅芳,腦海中憶起專屬於母親的獨特味道……。






出處:屏東本事2023夏季號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