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靠自己找回再次站立的力量



在屏東枋寮,有個不靠海的小村莊卻名為「東海」。東海村總在寧靜得只剩午仔魚塭水車啪啪轉動的下晡,悠悠地低聲唱道,「子孫有伊欸前途,離開咱鄉土,自己煮飯洗衫褲,有話嘸底吐,呷老身體?愛顧。咱自少年拚到老,為啥底奮鬥?」


枋寮老人福利協會歌顯得泛黃斑駁,老人嘴裏不再埋怨,不過這份認命,卻早已深深沁入骨血裡。的確,不靠海、得靠自己。


那習慣替午仔魚去腮去鱗的雙手有些乾癟鬆弛,腕隧道長年隱隱作痛。直到電療儀通電,電流滋滋竄流,紅外線和超音波儀在腕關節局部加強,一陣痠──疼──熱──麻過後才有微微舒爽。


走不出東海村的老人,靠自己,也靠行動復能車駛入村裡照顧,於是又有自立自強的本錢。


搰力扑拚後 留下的生活痛點


村裡阿伯阿嬸呷老,大半輩子的忙活,全都堆積成坐骨神經痠痛、肩頭僵硬。儘管駝著背,他們努力走到村口,忍著疼痛慢慢坐下,靜靜地等物理復能師診療,在佝僂的肩胛骨敷上熱敷枕,閉目養神深呼吸,一點一滴攢養老本錢,而那承載重量的拐杖,就微微傾斜靠在身旁。


這位阿叔的頸、肩服貼電療貼片,那位阿公則是腰、背有鬱悶氣結,需要加強舒通。東海村裡還有位阿縫姨,日時仔(白天台語)在關懷廚房掌勺,終於有空閒坐下歇腿,手肘、腕踝、膝蓋、小腿全是痠軟疼痛。


老人家左一塊、右一塊貼布,順時針伸展關節,不同部位隱藏只有自己知道的生活壓力。衛生所醫療團隊深深同理老人的痛點,總特意叮囑長輩記得經常前後扳動手指,牽引腕關節舒展。


他們全是務農的辛苦人,貫徹東海村村歌唱頌的,「搰力扑拚,為著好將來;殖抑做植,攏欲拚第一。」長期慣性手勁姿勢不正確,後來歲數漸大,原本結實肌肉不再粗重勞動,直到某天簡單洗衣煮飯也心有餘而力不足,才甘願承認被壓抑許久的疲累。



不添麻煩 是老人家給囝仔的心意


村民內心深處的確盼望有份依靠,卻不容易說出口,佇厝欸老人害怕耽誤遠方高飛的囝仔、擔心手術開刀風險,種種複雜的情感、現實顧慮摻雜,所以寧可繼續「能忍則忍」。幸好,無聲也莫可奈何的堅強總算被聽見。


行動復能車從遙遠的村口駛來,它才剛離開林邊、枋山、南州,隨行的兩位物理治療師遠遠朝向東海村招手,和鄉衛生所醫護人員合力卸下物理復健器材,復建村子裡老人家的活動力。


衛生局旗下的4輛行動復能車在屏北、屏中、屏南、原鄉巡迴,能夠自力走來村口復建的阿伯阿嬸還算硬朗,但更多時候的失能場域發生在「家裡房間」,很難走出家門,無論是中風後的行動復建、吞嚥說話,如果能「在宅復能」是再理想不過。




「復能車前進社區,這是一件好事;至於如何做到更好,是縣府團隊甜蜜的挑戰。」縣長周春米堅定的說。


村裡老人的內心話:一切都好,就好


何謂好?物理治療師筠菁耐心地理解阿伯阿嬸,盼能夠生活自理就好,只要能站久一點,獨立淋浴沖澡、好好替自己煮一頓飯,甚至隨心所欲散步去任何地方,而不至於腰痠腿疼僵硬無力,一切都好。


老人家的關節或許還在疼,筠菁倒是說得中肯,電療、熱療復能保養頂多只能短暫舒緩,返家後,復能運動還是要靠自己持續練習,改變不良慣性姿勢,找出痠痛問題所在,讓復能生活化,生活復能化。


枋寮老人福利協會歌接續悠悠迴盪:自己煮飯洗衫褲,呷老身體著愛顧。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8月號





留言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