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磚窯柴燒製油黃筑憶



「多了一起打拼的夥伴,也有越來越多鎮上長者陸續一起工作,看到這些人我就覺得很幸福。」


「溫度,就是香氣的關鍵。」黃筑憶悠悠地說著,身為第三代經營者,她扮演的是管理、行銷、業務的角色,而長年待在高溫烘炒空間的則是黃媽媽。

我們站在磚窯爐灶前,等待即將出鍋的黑芝麻;從柴燒的爐灶,到黑鐵製的炒爐全都燒得焦黑,爐火氣焰十足,空間裡瀰漫著芝麻香味,「我們完全沒有任何控溫系統,所以也不會知道爐火最高溫是多少,完全憑經驗,但曾有幾次試著拿機器對著剛出爐的花生測溫,剛剛好都是135度。」


黃筑憶提起自有記憶以來,母親就是終日做著焙炒花生和芝麻的工作,卻從沒聽母親抱怨過高溫、幽暗及煙塵瀰漫的工作環境,問她知道原因嗎?「大概是想要翻轉吧,想擺脫生活困境和家庭問題,所以她很努力地做。」



近一層樓高的磚灶柴燒焙炒爐,從開業到現在57年沒有休息過,「爐灶和媽媽都老了,後來加裝了投料升降機,讓她不用再搬重物爬上樓梯投料。」問黃媽媽這些年來有自己開工前的儀式嗎? 黃媽媽害羞笑說「會跟它說話,畢竟它喔、年紀大了,我們除了不斷修補,也祈禱它可以再健康幾年。」


焙炒的過程完全只能憑藉經驗,毫無科學數值可以參考,怎麼傳承?「小時候我們為了起火方便,會丟報紙進去,媽媽會很生氣,說要尊敬灶神,不可以亂丟不相關的東西進去。」黃筑憶這才發現,傳統要能持續,很多基本功甚至做事情的心態都不能馬虎



19歲離開生醫領域回到潮州,黃筑憶開始經營品牌,這條路彷彿是被鄉親推著走,「很多人都想把家鄉的好東西帶出去給朋友,可是看到傳統的包裝就怯步,連我自己都受不了。」憑藉與生俱來對美好事物的追求,金弘麻油花生行有了品牌CI,再與欣賞的插畫家合作一系列的瓶標,老麻油行突然變年輕,無意之間,也在翻轉家傳的品牌價值


接手麻油行經營後,黃筑憶首重讓所有生產細節都合法化,她著手進行工廠登記,自我要求容器使用規範與工廠環境等都要符合法規;甚至買進冷藏櫃,以低溫存放花生芝麻等原料,「過去麻油行常供不應求,為了快速大量供應商品,有很多細節真的顧不到,但時代不同了,該照法規走就要照法規。」




返鄉12年的時間過去,黃筑憶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品牌夥伴,弟弟去年也正式加入守護老油行的行列,「多了一起打拼的夥伴,也有越來越多鎮上長者陸續一起工作,看到這些人我就覺得很幸福,因為來這裡工作可能是他們一天當中,唯一的私人時間。」


趕著下午五點打烊前補貨的鄉親絡繹不絕,也許只是買個半斤的炒花生,或是剛好家中麻油用完了,57載麻油行累積的人情溫度,在這初夏午後燃燒得比別人多一度的屏東,繼續烘焙著專屬於此地的醇香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●找師傅

金弘麻油花生行

屏東縣潮州鎮光華路54號

08-7885352


出處:勞動暨青年發展處─屏東人抵家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