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為獨居點一盞燈



一個人過生活就得將就嗎?明明燈管根都黑了,開燈像戴墨鏡,但太高搆不著沒辦法換,忍忍算了,還有陽台燈,忽明忽滅像霓虹燈了還在撐,只因一個人,得過且過!


在屏東縣生活不用如此含混,去年上路的維修咖啡行動車提供到宅修繕服務;他們最近才把秀鳳家的老燈換成LED感應燈,讓行動不便獨居16年的秀鳳,開心地撐著助行器來回測試好幾次,眼看人到燈亮,睡前不用再撐助行器關燈,笑開了。


屏東縣維修咖啡行動車,是由縣府社會處與財團法人純青社會福利基金會合作推出,主要對象以年邁獨居長者及低收弱勢家戶為主。



「最早發想的服務項目,以水電修繕為主,」押車帶志工四處修繕的社會處約用人員小敏說,這是因水電攸關居家生活品質及安全,「可是到家裡看到老人家的眼神常忍不住,他們想要的全做了。」她帶領志工像女工頭,屋瓦、紗窗都換過,這天到秀鳳家連水塔都一併清洗了。


他們把純青維修咖啡車停在秀鳳家門口,貨車後廂兩翼展開,駕駛座後方的左側吊掛沖煮咖啡茶飲的各式器具,另一側是水電行常見的「洞洞板」掛板,上面勾掛多種維修材料、工具。


鄰居聽到貨車兩翼開展「卡、卡」聲走來探問,午睡剛醒的秀鳳有點不好意思,還沒解釋先開門。被志工奉為「水電博士」林志成馬上帶人上2樓,他站在梯子上指揮,「給我燈座」、「螺絲、十字的、長一點」……指令接續下達,氣勢不輸開刀房的主刀醫師。


現場志工七手八腳,但亂中有序。約1個小時,把秀鳳家的梯間燈、2樓主燈換成LED感應燈,2樓臥室燈改成遙控開關,還把老舊裸露插座全換新。


為什麼有的燈具改感應?有的換遙控?得回到秀鳳的起居找答案。她先生16年前車禍過世了,獨留她一人寡居。秀鳳帶著車禍舊傷,行動不便,日常起居在1樓,仰賴小推車當助行器,睡覺時扳著樓梯扶手上2樓,再換2樓專用助行器,「叩、叩……」聲響,一叩一步,最後平躺在床上,有些燈沒關總讓她苦惱。


小敏現勘後跟「水電博士」商量,決定把起居動線中的燈具改成LED感應式,人過燈熄,臥室主燈改遙控,人上床了再按鈕關燈。這種規劃不算大工程,水電師傅多辦得到,但若不走進當事人的生活,恐怕也沒法太妥貼。



這份妥貼背後其實是難以言說的共感。「女工頭」小敏曾辭掉工作,回家照顧罹患大腸癌的阿嬤,祖孫正面對決病魔的過程讓她懂得:「長輩要的不多!搞清楚需求再做一定夠。」正因此,那天除了水電修繕,志工還幫秀鳳清洗水塔;她早已沒法爬上3樓頂,但老掛心水塔髒汙堵塞,既然如此就清吧!


共感貼心 令人揪心


另一個有共感的是「水電博士」,正在屏東科技大學攻讀博士班的林志成。7年多前他發表《九如鄉居家水電DIY之教材發展與學習的探究》碩士論文,當時已觀察到,水電修繕對弱勢家戶或年邁獨居長者來說,絕非小事,因為有感才編寫實用教材。後來發現仍有不足,索性帶頭做。


那天完工後,秀鳳換了兩個助行器才走近2樓臥室,還沒進房已氣喘吁吁。小敏把臥室燈遙控器放她手心交待:「以後不要再切開關喔!妳人走過去,燈自己會關,到房間想睡再按往下的三角型關燈就好。」她一下按正三角開,一下按倒三角關,試「玩」好幾回,嘴裡發出「咦……」聲,面露驚奇。


可能獨居太久不擅與人互動,秀鳳沒把「謝謝 」說出口,但看她在燈光明滅間眉眼舒展、嘴角上揚,頻頻點頭,感受到她的滿足與開心就足夠。


小敏說,行動維修服務範圍遍及全屏東縣,社工訪視後若發現有修繕需求,即會開案安排修繕。原則上,修繕完全免費,但若整修範圍較大,可能酌收材料費,但一定會先報價並與案家商量。雖非全面改造,成果不如日本綜藝節目《全能住宅改造王》那般魔幻,但一定符合安全、舒適標準,讓人居家生活不勉強。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8月號


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