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就是……香─梅姐雞腿肉粽




俗話說「子不嫌母醜」,但換角度,兒子被嫌的可多了。像梅姐,問她鹹粿肉粽特色是什麼,才說一半就嫌起兒子。說「阮囝足頇顢講話」一定講不清楚,還怪「這个囝足連跟老母講話都要想半晡」。她說兒子就連做鹹粿肉粽放多少鹽也用秤的,「毋像阮有經驗,免試鹹汫」……說了一堆終於肯說:兒子現在做的比她好,很不錯了。


梅姐70歲了,15年前開始騎車賣鹹粿。那時多數人還不知她本名叫江碧梅,她一星期賣5天,從恆春騎到車城,進牡丹後再經滿州回恆春。70多公里路程,從199縣道轉台26線,過旭海港仔再從屏200縣道出來,「等於把恆春半島踅透透」。



騎車賣粿食 恆春踅透透


其實她之前走更遠。梅姐說他們那年代能讀完國小算不錯了,她大光國小畢業去墾丁割瓊麻,割到16歲才去台北樹林針織廠當女工。30多歲開始賣衣服,在高雄漢神、SOGO、新光三越百貨輪流站櫃賣孕婦裝。


「後來被地震嚇到,每次一搖,大樓ㄍㄧㄍㄧ拐拐。」梅姐覺得市區不能住了,搬回後壁湖娘家。那時才55歲,體力還好也不能整天吃飽沒事做。她要姑姑教她做鹹粿,「因為站過櫃厚面皮,才開始出來叫賣」。


「每次進去大家就梅姐梅姐叫,」江碧梅說,她機車腳踏板後座都載肉粿粽子,加起來78斤。沿途穿山過海,看村落有人就騎車鑽進去,很辛苦但想到出門有錢賺就開心。大家不知道她站過櫃,最重臉部保養,「口罩脫下來,都不相信竟有50多歲。」


一人叫賣到5年前,因讀醫工的兒子蔡精一想轉行做餐飲,他們才在恆春市場附近找店面,兒子顧店,她仍一人上路。直到3年前有一天清晨6點多在恆春網紗出車禍,「肉粿被撞翻,連頸關節也受傷,才沒再踅透透」。


蔡精一記得媽媽講過,「他們小時只有逢年過節才吃得到鹹粿,每次為了到親戚家食粿,都要走好幾公里」,推想這是她後來做粿跟人分享的原因。至於鹹粿肉粽的特色「就是……香」。


自採月桃葉 配料自己來



梅姐又嫌一次「伊足頇顢講話」才補充:「我們這一輩做料理,什麼配料都自己來。」像油蔥酥一定是紅蔥頭現切爆香,胡椒粉也特別加料自己調,想包粽子就去鵝鑾鼻摘月桃葉。還說絕不是因早年物資匱乏,像月桃葉,自己去鵝鑾鼻摘,太陽直射全日照,葉片厚特別香,跟牡丹就不同。


「做食著像過年請人客」梅姐說,「袂當凊彩。」像肉粽要用蝦仁,不能用蝦卑,免得有人覺得腥。香菇也要選肉厚的,炒過才香。他們家的雞腿粽,雞腿去骨浸胡椒、醬油、米酒8小時,入味後乾煎,一開四包起來,不油又香。連粽子加恆春才有的菜脯,也得浸水1、2個小時再炒,全是工。


「他們那一代做事就是不會算成本,」蔡精一小聲說句算回擊,但他也同意,就地取材確實比較香,像月桃葉,自己摘還得去梗殺青,「恆春冬天風又大,會開花,摘2、30葉大概10選1,保存不久,很費工,但跟買的不一樣。」



「利純薄無要緊啦。」梅姐還是覺得,客人喜歡最重要。這是她多年當櫃姐的心得,都傳給兒子了,雖然嫌他做事一板一眼,連用料都要秤,但做的比她好也可以了,客人試過會知道。


 

梅姐鹹粿肉粽

屏東縣恆春鎮福德路20號

0970-052289 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4/02月號 恆春公有市場之四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