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屏風小編

我們去看海 ‧ 我們去聽風


2022落山風藝術季邀請荷蘭風行生物「仿生獸」


落山風向來是恆春半島的宿命,過去只要落山風起,半島總要沉寂數月,各行各業都被迫進入淡季,彷彿這風是個阻力,少有人會為落山風停留的,或者說大家對墾丁的期待都是等落山風結束後才開始的。


但這幾年有些不同,許多遊客在前往墾丁的路上,會特別在車城海口稍做停留,儘管夾著獵獵海風的落山風威力常常吹散了旅人的頭髮、吹跑了眾人的帽子,但是自從縣府改主打「落山風藝術季後,反而讓很多人愛上這逆風的體驗,尤其最想看在海邊展示的裝置藝術是如何展現風的姿態。


屏東縣車城鄉的海口港是古瑯嶠灣文化的起點,歷史底蘊深厚,加上山海、港口、沙灘與社區條件齊備,更是進入恆春半島的入口。二十多年前,海口港獲得中央與地方共識,計畫開發成為觀光與漁業並重的港口,並規劃了高雄屏東之間的海上藍色公路,地方一度以為海口港必將爆紅。


沒想到藍色公路並未帶來想像中的人潮,每年數百萬的墾丁旅客仍是過而不入,海口港等嘸人,候船室與漁市場只能荒廢,後來雖幾經改頭換面,但效果都不彰,最終只得黯然退場,甚至成了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列管的閒置公共設施,讓地方十分頭痛。


一直到2018年,縣府在恆春半島劃設「屏東縣落山風風景特定區」,這項計畫讓縣府決定再賭一把,把困擾當地的落山風變成創造元素,正面迎擊或許才是最有利的方法;縣府在此大膽推出「落山風藝術季」,創新的裝置藝術以天地為幕、山海沙灘為舞台,加上風的流動因素,構成全新的藝術呈現。


出乎意料,落山風結合藝術的逆勢操作反而意外地成功,首次推出就獲得高度好評;於是縣府又加緊腳步修整閒置建物,改造港區綠帶動線,將這裡命名為「落山風之吹風看海地」,海口沙灘成為戶外大型雕塑畫廊,原本的候船室則變身為全國第一個看海美術館。


看海美術館

「從一個廢棄漁港到華麗轉身為美術館,這不是整修硬體而已,如何吸引每年數百萬過門而不入的遊客在此停留,才是縣府最大的難題」,屏東縣政府傳播暨國際事務處長鄞鳳蘭說。


縣府一方面舉辦藝術季活動,以落山風特殊地理條件創造話題,並接軌國際藝術家導入多元藝術展,另一方面持續改造海口港硬體建設,提升優質的展演空間,多管齊下,一年又一年地積累粉絲,慢慢地,看海美術館總算成了南下墾丁新的停靠點,落山風藝術季成了冬日旅遊的新話題。


每年從10月到次年4月,恆春半島的落山風會從山上吹向海洋,風力常達到七、八級,瞬間陣風經常狂如颱風,藝術家在此創作猶如與風對決,如何在順風與逆風之間找到展示藝術的平衡點,對參展的藝術家來說,實是一大考驗。


去年縣府邀請荷蘭物理藝術家在落山風藝術季展出仿生獸,仿生獸的原理就是運用風力可以自由行走,但落山風強勁風勢還是讓仿生獸吃不消,一遇風勢太大就無法到沙灘展演。


還有去年親自來台佈展的日本紙花藝術家國吉滿,誤以為海口港每天都在刮颱風,雖然他的展場是在看海美術館室內,但是風沙依然隨著強風吹入展館內影響到作品,讓他印象深刻。


雖然風是最大的挑戰,不過鄞鳳蘭還是很有自信地說「這些都是落山風藝術季不同於其他藝術季的地方,風,是阻力、也是挑戰,我們還是會繼續嘗試與風同行,化劣勢為助力。」一年又一年地辦下來,她自己不知道跑了多少趟的海口,與落山風交手無數次,似乎也能摸清楚風的脾氣,慢慢在落山風吹拂的沙灘上找到藝術可呈現的方寸之地,吹風看海成了海口最時尚的享受。



落山風藝術季自2018年首次舉辦以來,迄今將邁入第五屆,藝文活動參與人數逐年增加,過去少有觀光客會在車城海口停留,不過從官方統計的數字來看,這些年為風停留的遊客已逐年增加,2022年在看海美術館推出的「眠夢-感官浮游特展」成功吸引了4.3萬人、2022落山風藝術季則吸引了26萬人次。


鄞鳳蘭說,以前可能連當地人也不相信,車城海口居然會塞車,但現在的海口港已成為風與藝術的展演之地,縣府連交通動線都必須仔細規劃,她知道人來了,為看海聽風的人來了。

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