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mazing Pingtung編輯小組

嘩啦嘩啦爽快沖涼去



今年夏天爆熱,在外奔波整天,全身衣物都可刮下一層鹽了,只有回家沖涼才能洗掉煩躁──但,暫時沒家可回的人呢?來屏東市康定街吧!這裡有輛行動沐浴車,兩間1人高的浴室,提供沐浴乳、洗髮精,稱不上高檔豪奢,但夠沖掉一天的塵煩。它機動待命,不管是里港高架橋下、潮州河濱公園……屏東縣任何一個角落,都可以駛去。嘩啦嘩啦,或冷或熱一陣沖洗,說不定就能刷出新的明天。


這輛行動沐浴車停在屏東縣遊民收容所旁,有些人稱這裡「流星家園」,顧名思義,有流星隕落撞出璀璨光采,但旅程並未結束的意思;是尋覓返家路途中,另一個像家的地方。


這天下午登記沐浴領餐共15人,一年之中日照時間最長的時刻,太陽至少上工13個多小時,此時離它六點多下班還有兩個小時,但來領餐沐浴的人才剛上工。


領餐前,社工先載玉哥(化名)回診。他有飲酒習慣,與親人關係不佳,幾度返家又離家。這趟出來除了肝硬化宿疾又中風,社工怕他一人在外有閃失,趁餐前空檔勸說,先硬拖回醫院領藥。


沐浴 拉起一條看不到的線


每周一到五領餐沐浴時段,類似情境不斷在康定街重演。當天登記第一個是60多歲的阿明(化名),因為正好有慈善團體捐贈愛文芒果,他領到便當外加兩顆拳頭大的愛文,加上社工擔心天熱脫水,補上運動飲料及麵包。他兩手滿載,只好先把物資放上腳踏車,再上沐浴車。



那是有兩格澡間的小貨車,相連的澡間約流動廁所大小,雖然沒有乾濕分離,但提供沐浴乳、洗髮精,想要刮鬍刀也可以索取。「沐浴車首要用途當然是供人洗浴,但背後設想的不只這個,」流星家園主任邱錕政說,利用供餐沐浴機會,跟街友建立連結,「關懷他們的身心狀況,看看身上有沒有新舊傷,若機緣到了,能幫的盡量幫,或許有機會重返社會」。


不過這些都只能做不能說,也因此,行動沐浴車有時會悄悄開到枋寮、南州或原竹田運動公園等街友逗留之處。邱錕政直言,「多數時候是接到民眾電話……。」他打開話題卻欲言又止,可以想見來電多不懷好意,背後是刻板印象引發的價值衝突。但此時確已不需多言,他們會直接開沐浴車過去,停在高架橋下,只要找到人,上車沐浴後,或許就能拉起一條線。


每個人都有自己想過的生活


如此穿梭屏東多年,有些人有些事就跟流星一樣令人感受深刻。邱錕政透露,曾接觸過一位原本從事軍職的街友,「他一年大概就洗兩次,但每次一洗起碼要兩個鐘頭」;有次洗澡完閒聊還說,「主任主任,以後我有錢,會供你讀碩士,再幫你改建遊民中心……」。一般人聽到這許諾可能轉身即忘,但流星家園社工記住了,能不能履行不是重點,話語後的連結已點滴上心頭。


這天最後來領餐沐浴的是阿文(化名),他早坐在不遠的公園樹下,一人一家還帶了條狗。社工郭?勝看人散了還不來,他直招呼:「快來!大家都拿了?!」他領了狗走來,邱錕政忍不住說:「他也是啊!被電話反應好多次。」


這次他沒欲言又止,直掀內情。原來阿文常帶狗在一些人潮較多的公園逗留,有些人看了刺眼就打電話反應。「其實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想過的生活,」邱錕政說,「總不能所有人都得按你的標準才能活吧!」有些人碰上了外人無法理解的處境,才困在生活底層出不來。他們打零工,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,也沒危害人。



「流星家園近年承接金紙分裝工作,或安排住民到農場幫忙,自力繁殖鵪鶉及賣茶葉蛋,」邱錕政說,這些都是在等待契機;時機到了,有人想回歸社會,「我們能幫盡量幫,那時刻沒到,神經大條一點,彼此尊重,別看他們不順眼」。這種心念或許稱得上同理,行動沐浴車就靠它,開往全縣每一個需要它的地方。


出處:Amazing Pingtung 2023/8月號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